【魚涌食記】-第二章:上一代記憶

男士通信

男士專屬

Something WongArticle

【魚涌食記】-第二章:上一代記憶

【魚涌食記】-第二章:上一代記憶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www.menlogic.hk/somethingwong_alan174


發夢都想不到會在長洲撞返Stella。

就在她把外賣食物送來之後,我和阿欣就繼續做我們愛做的事,直至阿欣受不

了,我也被她吸乾了,我們才懂得停。

大戰過後,元氣大傷,總得去吃返餐好的補充一下,而我和阿欣則決定了去

Stella的Cafe。

尤其是,Stella她是我第一個約會的舊女友,已經事隔那麼多年了,和舊朋友聚

一聚舊,也是一件不錯的事。

就這樣,我們沖好涼後在房間休息了一下,就把房間退好,給Stella發了個

Whatsapp後就按著Google map指示的方向前往她的Cafe。

「一看就知道這Cafe是Stella開的。」我說。

「為甚麼?」阿欣問道。

「門口種了Stella喜歡的紅玫瑰。」我說。

「哈哈,果然姨姨們都喜歡深紅色...」阿欣笑說。

「陣間你入到去唔好亂講野。」我說。

「Welcome to La Café!」甫一進來,就聽到Stella的歡迎。

「嘩!呢度好靚呀!」阿欣看著室內大量擺著的紅玫瑰說。

「這位妹妹,真可愛!」Stella滿臉笑容的走過來說。

「哈哈,阿欣,叫Stella姐姐啦!」我說,其實,我都應該叫她做姐姐,畢竟她

青春的面目下,是一位大過我兩年的姐姐...

「咪咁叫添呀你!」Stella hold住阿欣把口,說。「就咁叫Stella得啦!坐呢度啦

,特登留返個靚位比你地!」她帶領我們去到餐廳後面的一個小空間。

那是一個像VIP房的空間,剛好坐得下4個人咁大。

「有時夜晚黑我會在這裡和朋友打麻雀,係咪正呢?」Stella說道。

 

「你這餐廳真不錯呀!很舒適。」我說。

「是嗎?我也很喜歡呢,當我一得閒我就會在這裡渡過一兩日的了,我另外在

中環有一間小小的西班牙餐廳,下次你在香港島的時候也過來試試丫!」她說

「嘩,咁你真係集團式經營喎~~」我笑說。

「唉,生意仔過下日辰,錢都是前夫們的...」她說。

阿欣一聽到這裡就眼都突了出來。

「哈哈,小妹妹應該沒甚麼經歷吧?這很等閒的。」Stella說。「喝Sangria好嗎

?天氣咁熱,解一解暑吧!」Stella脫下外套後,就走了出去。

「前夫們?!」阿欣細細聲地問我道。

「有幾出奇?結得婚多就多前夫架啦,難怪佢咁多錢整容。」我細細聲地回阿

欣道。

「來啦,Sangria到!」Stella邊說邊幫我們倒酒。

「好好味呢!」阿欣說。

「唔好飲咁急呀,好易飲飲下醉架!」我警告阿欣說。

講真,易入口的酒精飲品,一直都係食女界的必備品。

「係呢,你同Alan點識架?」Stella邊喝著邊問道,順手撥了一撥她的秀髮,也

露了一露她小背心下的美好身材。

「說起來有點不可思議,其實我地係在醫院識的,當時我地都係病人...」

阿欣真係一杯到肚就甚麼都說出來,一輪咀的說到我和Catherine分手的那一幕

「阿欣你不是說肚餓的嗎?」我問道。

「呀!對,昨晚和玩了一整晚,雖然買了很多食物,但今朝早的時候都攤凍曬

了,我地咬了兩啖Pizza就過來了。」阿欣說。

「哈哈,這個,明白的,我都試過,這樣吧,喜歡吃牛扒嗎?我呢度的西冷牛

扒唔錯架,也讓你們好好補充一下蛋白質,尤其是Alan。」Stella說。

「好呀!牛扒我喜歡!」阿欣說。

 

「Alan我記得你喜歡吃T-Bone吧?」Stella原來還記得我喜歡吃那陣骨香。

「Jean,Two Sirloin one T-Bone, lots of greens!」Stella說。

「And some fries please?」阿欣精靈地問道。

「And lots of fries please!」Stella笑說,並轉身在酒架上拿出一支紅酒。「These

are all on the house!」

「咁點好意思呀?」我說。

「要賺的,尋晚都賺左你啦,兩個人叫6個人份量,仲以為你地尋晚入面開party

添呀...」Stella說,「唔好意思的話下次請小妹妹黎我中環餐廳食飯啦。」

可以見到阿欣兩眼發著光的在點頭。

「所以你是剛失戀了,之後就跟阿欣來到長洲...搞...」Stella輕托香鰓

地問我,面對著這個神情,我真的甚麼都會說給她聽。

「呀...係呀...真係唔知點解,失失下戀會走左去開房...」我直白

地說。

「咁...阿欣,成晚流流長,佢除左同你玩掛鼓之外仲同你玩乜?」Stella問

阿欣道。

一邊學我地「浪」酒杯一邊聽我地講野的阿欣頓時不知所措,酒也差點灑了出

來。

「咁...把我壓在房間不同地方前前後後來都有既...仲有...」她細

細聲地說。

「咁你有無爬上去比佢一邊摸住你對波你一邊主動出擊?」Stella問道。

「你點知架?」阿欣呷了一口酒問道。

「Alan佢呢個人就係咁,恃住自己碌野大就懶郁,哈哈!」這次到我面紅了。

「Stella姐姐好似對Alan哥哥好有認識咁喎...」阿欣說。

「咁...話晒我都係佢啟蒙老師...」Stella望著我說,而我望著她的時候

,則一點都不記得跟她的事,很有可能她的樣貌已經不是當年的Stella。

話說,Stella真係我第一個真正交往的女孩子,雖然她當時已經在讀大學,而我

只是一個高中生,但我們的關係,足足維持了一年半之久。那一年半,我們除

 

了像一對正常不過的情侶在交往之外,性生活倒是不正常地豐富,以致我之後

上到大學後,已經是一個「極富經驗」的一年級生,讓很多大我一兩年的學姊

都向我投懷送抱。

「Beware of steaks!!」這個時候,廚師拿了主菜過來。

「Thanks Jean,this is Alan, the one I told you about this morning, and this is…」

「Yan! Its you isn’t it? Yan!」Jean說。

「er…」對於有人認得她,阿欣有點不知所措。

「Two years ago, Central!」他說道,「the bar next to the burger place!」

「Oh! Jean, its you!」阿欣說道,看來她也記起來了。

「You are a lucky man!」Jean給我來了個high-5。

「So…you two…」我指著他和阿欣。

「Just once… wait wait… one night, but several…you know what I mean」Jean 說。

「那我也聽說過你了,阿欣妹妹...」Stella說。

「這...這...那...」阿欣這時滿臉通紅。

「Jean去睇下那些fries得未?同埋叫阿花幫我睇埋出面好無?」Stella說,很明

顯他是那種在香港生活了好多年識聽又識講少少的鬼佬。

「我上年從中環請他過來我這邊做廚的,反正他家就住在這裡,而我比較偏心

長洲這間店,入來當度個假,有美酒美食,何樂而不為?」Stella說。

「那他是不是你的...」我問道。

「他有女朋友的...幾個啦...不過有時候我地放了工飲了酒,即興都會

在這裡執番劑。」Stella說。「鬼叫我現在無男朋友。」

「那真是像神仙一樣的生活呀!」我真心羨慕地說。

「多得那三個前夫吧,離了幾次婚,分了幾層樓,有堆cash,同埋每個月都有

少少錢袋...」Stella說。

「那想當年我真是襯你唔起的,雖然依家都是。」我笑說。

 

「那倒未必,Alan,和你一起,我最開心,你最懂得怎讓取悅女生,這是我其

他男人都比不上你的特質。對嗎?阿欣。」

「是的...和Alan哥哥在一起,真的很開心...」阿欣說。

「你地就開心...」我細細聲地說。

席間,我們三個,在紅肉和酒精的發酵下逐漸變得熟絡起來,尤其是我和

Stella,大家就好像回到十幾年前一樣,一起喝個不亦樂乎,記得當年她亦是第

一個和我一起喝紅酒的人...

「係呢,Stella,你做了甚麼的醫學美容來令到自己那麼青春?」阿欣好奇地問

道。

「哈哈!」Stella聽了這個問題之後沾沾自喜地說道,「你這個問題,不是做了

甚麼,而是甚麼時候開始做。」

「甚麼時候?」阿欣不解地說。

「就在我開始和第二個老公在一起的時候吧,大約七、八年前左右,昂貴的護

膚品已經開始對我沒甚麼作用了,那時我開始看一些美容雜誌,說到醫學美容

,那就去試了,當時的老公是很開明,錢也任我花,反正他是金融界的高層,

我變得漂亮他帶我出去亦有面子。」Stella說。

「其實那個時候的你,應該不論長的怎樣帶出來也很有面子吧!」我說道。

「哈哈!跟你在一起你那個年代你當然有面子了,高中生拖著一個大學生女友

出來,還記得有一次你學校陸運會完結之後來找你食飯,在運動場外拖住你的

手在同學仔同老師面前行過,連阿Sir見到我倆都望到眼鯨鯨。」Stella笑說。

「阿欣你看,這是8年前的我,已經開始步入殘花敗柳之齡了。」她在電話中找

出幾張相,show了給阿欣看。

「嘩!姐姐你當時很靚呀!成個...鍾...鍾...」阿欣說到這裡,語

塞了...

「你是想說鍾楚紅咁樣吧?哈哈!畢竟她不是你這個年代的人,亦證明了我當

時個樣,很上幾代。」Stella說。

「那你有看過單眼皮的鍾楚紅嗎?」我問道,隨即拿出我的電話,翻了一張當

年在陸運會門口我和她一起拍的合照。

「呀!這是幾時的事?!」Stella問道。

 

「十幾年前了,近廿年都有...」我說。

「嘩!Alan哥哥好瘦!」阿欣叫道。

「你為甚麼電話上還有這張相?」Stella問道。

「人生最美好的回憶,為甚麼不放在電話中?」我說道。

只見Stella聽了之後好開心,把牛扒大口大口的送到嘴裡。

「所以你的雙眼皮是割出來的嗎?那手勢很好呀!」阿欣還在研究著我電話上的照片。

「是的,而割雙眼皮是我大執的第一步而已。」Stella說,「你看我的鼻,嘴巴,顴骨,還有這身材...」她站起來轉了一個圈。

「全部都是之前第二個老公給整的?」阿欣問道。

「不是,那個時間軸橫跨了兩任的老公,哈哈!」Stella說。

「還好我在進大學前就被你給甩掉了。」我打趣地說。

「我們大家都好彩吧。」Stella微笑地跟我說,還跟我碰了杯。

在她的餐廳大吃大喝談當年,時間過得特別快,當我去洗手間的時候,Stella亦走了出來看看出面的生意怎樣,亦老實說,當天沒甚麼生意,她那個負責收錢的小店員阿花亦百無聊賴的在用電話打機。

就在我洗完手想回到坐位的時候,和Stella狹路相逢。

「Alan...」她說。

「Stella...」我說。

她豐滿的上圍頂著我的心口。

「你覺得我整成點?」她略帶醉意的問我。

「這個...」一時之間我看著她小背心內的乳溝不知道怎樣回答。我其實是覺得她整到變成另一個我只看樣貌是很陌生的人了。

「想不想親身體驗一下我現在的身體?」Stella問道。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