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第二章:可樂要加冰

男士通信

男士專屬

Something Wong

【魚涌食記】-第二章:可樂要加冰

【魚涌食記】-第二章:可樂要加冰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魚涌食記】-第二章:四人一艇

續上文:https://www.menlogic.hk/somethingwong-alan178

 

我和阿欣在Stella家中待了好一段時間,終於都出到她那個門口了,估唔到,一落樓就聽到熟悉的聲音,那是Tina和Catherine在街上對罵發老脾。

 

Catherine被她現在的女友 – Tina省了一記耳光,看著Tina離開自己的身影,她在同一方向也看到了我。

 

「嘩,乜當街當巷打人都有架……」Stella看在眼裡,很不順眼,一邊啤住Tina離開一邊口噏噏。

 

而我和Catherine,則在面對面互相對望著,久未發聲。

 

「這個,好像是……」阿欣默然醒起,這個人好面善,因為我在不久之前,比過Catherine的照片她看過。

 

事到如今,點都要有人行第一步,所以,我走了過對面馬路(其實近到只得幾步之隔)。

 

「Hi Catherine,無事嘛?」我問道。

 

「無事。」Catherine的聲音很冷漠。

 

「你嚟呢度食飯呀?」她問道,接著看見我身後還有阿欣、Stella和Jean等人。

 

「朋友嗎?」Catherine繼續問道。

 

「係……掛……」我看了看身後的他們,說。

 

點答佢好,其實,係新性伴、舊女友,同埋路過的。

 

這時,阿欣在Stella耳邊說了幾句說話,Stella立即恍然大悟的樣子,接著上下打量著Catherine。

 

Catherine也不是蠢,看見兩男兩女的人腳組合,而Stella又整成一副食洋腸的相,那剩下來的阿欣,其身分其實很易估。

 

所以Catherine也在上下打量著阿欣。

 

「Hello我叫……」阿欣見被人上下打量,禮貌地主動跟對方示好。

 

「呀,我有的士啦,再傾啦!」Catherine這時好像想避開和阿欣說話似的,隨即截停駛了過來的的士。

 

「喂我過海喎!」的士一打開門就聽見司機說。

 

Catherine呆了一呆,再說:「係……係呀過海。」

 

好明顯佢係唔使過海的。但這個環境之下,Catherine只能硬著頭皮,她的動作也蠻乾脆利落的,上車關門絕塵而去。

 

而我們四人,則望住那架的士食塵。

 

「乜就係呢條女搞到你咁頹?」Stella走過來捉著我的手,用她的胸頂了一頂我手臂,問道。

 

「阿欣告訴你了?」我說。

 

「當然了,不過這種質素的女孩子,算把啦Baby。」Stella說。「阿欣妹妹比她好得多了!」

 

「呀!甚麼?!」阿欣聽了有點不好意思。

 

「一看那個女的就知道她被玩到殘了,是吧,Jean。」Stella說。

 

Jean是打Stella工的,點會 Say no。所以他笑笑口點頭,但回過頭來給了我一個「頂你,條女幾正」的表情。

 

就在我們4個人on99企起度食西北風的時候,阿欣忽然失去重心跌了一跌,跌了入我的懷內。

 

「哎呀!」她輕輕的叫道。

 

「阿欣你點呀,無事嗎?」記得她以前心臟曾經有問題,我緊張地問道。

 

「我……頭先搞到有少少虛脫……」她望著我和Stella笑道。

 

「哈哈! 阿欣妹妹你真係可愛,我越來越喜歡你了。」Stella欣喜地道。「來,我們吃飯!」她牽著阿欣往自己餐廳的方向大步走,我和Jean就跟在後面。

 

唔怕同大家講,其實我蠻鍾意行在女人後面,尤其當她們有長腿同靚屁股的時候,而Jean好明顯跟我一樣都是同道中人,大家互相對望,眼神上給了大家一

個Give me five。

 

其實和Catherine分開的事,發生了沒多久,不用返工的時候,日子過得還挺好的,不過在公司,即使她已經主動調了去其他Team做野,少不免總會有機會跟Catherine所在的Team有交集,雖然我極力徊避,讓下面的人跟她主要交流,有時行開行埋總會在撞見。

 

而Catherine工作崗位上的空缺,亦很快填補過來了。我們Team非常能幹的Suki很快就找了一個同行隔離公司的女仔回來,雖然係新手,論實力,老實說,她比Catherine還好上一點點,因為green,所以乜都肯做,我二話不說就叫Pam姐(我上司)請了她回來作Catherine在工作上的替補。

 

如果不是靠Pam姐在這公司「上個世紀」打落黎的半璧江山,依家呢個時勢仲可以留住個Headcount請到人,真係偷笑。

 

「無乜大Account做,咪試下做多啲中小Account囉。」我一向都佩服她的豁達。

 

「阿姐,依家好似連細Account都無乜喎……」我說。

 

「好好帶住啲細的就OK了。」她說。

 

憑住阿姐的江湖人面,頂佢,又真係R到新Account返黎做,再加上我以前識落那些風流債女客戶,她們也在艱難時期比了我不少生意,那個小女生剛到埗,就已經要開OT了。

 

「喂下晝個Presentation改好未…阿…阿…」我指著這個新女同事說。

 

「係,我叫Polly呀!個Presentation仲有兩版數據Double check埋之後就可以send比你啦。」她說。

 

「大佬你叫佢做波波啦,我哋個個都係咁叫架啦。」Suki一邊盯著電腦在覆Email一邊跟我說。

 

我望了望Polly一眼,老實講真係唔係好想咁叫佢,因為我識得那些叫波波的女仔,通常都幾好肉地,波就一定有的,而她呢……成個唔多食肉的乖乖女咁款,亦睇唔清楚到底有無波……

 

不過,作為一個上司,我好欣賞她Double check東西的這一個動作,老練如Catherine,恃住自己有些小聰明,做事成日都唔Doublecheck,要我救佢無數次。

 

哎我又提返呢個人了。

 

「Update好之後你同Suki就Send比我啦。」我一向對Suki好有信心。

 

「係!」波波說。

 

「呀,陣間我地叫外賣,有間川菜新開的試過非常好食,要叫埋你那份嗎?」Suki對眼從來未離開過個電腦Mon。

 

「食辣我一定支持,如果有麻辣魚春煲記得幫我叫(編按:真係好好食)食幾多錢話我知,呢餐我請。」我說。

 

Suki托了一托眼鏡,望住我笑了一笑,「多謝大佬!」

 

唔使點出去見客,加上呢排開會通常都用Teams,Suki最近索性返工唔戴Con,紮起頭髮之後再笑起上嚟,這個眼鏡娘亦實在幾好J。

 

正所謂「每天返工樂趣多」,我每天早上的樂趣就是到Pantry那裡R水吹。

 

「喂喂你地新嚟那個女同事得唔得?」賤精Raymond手執一大杯汽水問我道。

 

「邊方面先?」我說。

 

「邊方面都好啦,八嚟聽下。」條友真係好八掛。

 

「工作方面,OK呀,幾醒目。」我漫不經已的說道。

 

「你睇佢咩Cup數?」條死仔單刀直入,賤精Raymond呢個名真係無改錯。

 

「喂,認真……」我擺起一副正經的咀臉說道,「佢成日著鬆身衫真係未睇得出。」

 

「哈哈!衰鬼~~」Raymond說,下一秒,Polly就在我們面前拿著一大疊文件經過,那應該是我們陣間開會要用的Presentation。

 

「我硬係確得佢係隱性巨乳。」Raymond一臉正經地說。

 

「咁瘦嘅女仔,邊有可能……」我說道。

 

「唔係做乜著到咁密實?」你睇你另一個同事Suki,開放程度差少少可以去台慶。

 

「咁你都有留意?」我語帶驚訝地說,畢竟Raymond條Team離我地部門隔了半層office space。

 

「一直都有留意,不過我依家比較留意你以前條靚Catherine……」Raymond說。

 

「係喎,佢點呀?」我問道,Catherine其實是轉了去賤精Raymond條Team。

 

「你個衰仔,收埋件好咁耐!」Raymond賤賤格格地笑道。

 

「即係點?」我沒好氣地道,對於此人,我已經見怪不怪,他表面賤賤格格,其實骨子裡乜都唔係,賤唔到甚麼出來。

 

「你知道佢有個鬼妹女朋友嗎?」他鬼馬地問我道。

 

「咁激?!」我扮唔知。

 

「係呀,有次我行商場見到佢比個鬼妹拖住去睇情趣用品!」Raymond面帶神秘地說。

 

「咁兩個女仔一齊去睇情趣用品又有乜咁出奇,奇就奇在Raymond哥你有老婆仔女都仲學人走去睇情趣用品,你無事嗎?」我問道。

 

不過我心想,我同Catherine咁耐以來又真係好似未去過呢d咁有趣的地方Shopping,通常都係佢無啦啦做做下把一些小玩意拿出來的。

 

這一刻,我的心有點戚戚然。

 

「真係好想做人肉三文治入面塊肉呀~~」Raymond無啦啦9叫道。

 

「喂你無野呀……」附近有其他同事的,他這樣無視周圍,我真的想比個服字佢。

 

「不過,佢做野方面,無乜心機,心神恍惚,仲成日黑我面」他說。

 

「公司有邊個女仔見到你唔黑面?」我說。不過,就上次見到在街上的情景,她跟她女友看來係成日爭吵,所以影響工作情緒。對於她,我很清楚。

 

「阿安安姐無黑我面喎!」Raymond指著走過來準備清潔的茶水間阿姐道。

 

「咁係因為你上年新年比利是的時候比錯了封100蚊比佢……你唔記得了?呢單野你dum春講左成半個月。」我提返他說。

 

我的辦公室生活就係咁,簡單無聊而又充滿著一群低B,尤其是近年經濟不景氣,公司賺錢少的時候大家又想保住份工,就會想到好多不用成本但睇起上來又好似好勁的事來做,等自己部門睇起上黎好忙咁樣。

 

我地的HR係呢一方面的表表者。我飲住啖茶,一邊看我們貼在Notice board上的海報。

 

上面寫著一句ON9到令人噴飯的標題:「乜乜要乜乜,大家要參與」

 

老實講,呢張海報真係廢到無人有,睇完都唔明佢講乜,HR阿頭特登同其他部門的阿頭開了一個鐘頭的會議來向大家解釋佢地到底搞乜春。

 

其實就係一個公司的內部活動,每部門的阿頭要向下屬各同事們每人交出一句能夠提升公司辦事效率的口號,經一輪挑選之後會成為我們公司的十大金句,並製成海報貼在公司當眼處,讓大家工作時,能夠時刻警惕自己。

 

如此勞民傷財的事都能夠發生,足以証明我公司的人廢起上來可以有多廢。

 

當然,我不會浪費自己隊員的上班時間來處理如此無聊的事情。我趁成條Team每周圍埋一齊食飯時把這件事拿了出來食飯討論,其實已經好比面。

 

「佢地仲要求創作出來的金句要押韻,有無煩D?!」Suki一邊食她的意粉一邊埋怨說。

 

「又唔係HR佢地自己做,要求係會高D」我笑說。

 

一間公司分三類人:「齋講唔做」、「又講又做」,同埋「唔講唔做」,HR班友算係第一類,我條Team係第二類,賤精Raymond係第三類。通常第二類係最辛苦,但卻最能在經濟低迷的情況下生存下來。

 

我條Team果然係食腦,飯都未食完就已經完成了大部份的創作。

 

「嘔多幾句出黎我地就可以收工啦!」我一邊用餐巾紙把大家的標語抄下來,一邊說。

 

「數目要分明」Suki說。

 

「辦事要精靈」Vivian說。

 

「仲有……仲有……」波波今日腦便秘,暫時來說一句都沒有交到出來。

 

「有!可樂要加冰!」我笑說。這個時候,我真係好想飲可樂。

 

「咁都得?!」Suki笑說,然後大家眾目睽睽的望住波波,讓她感受一下玩Brainstorming時少少貢獻都無的壓力。

 

「可樂要加冰……」波波一邊在念我剛才交出來的那一句,面紅到看起來差點要爆血管似的。

 

「做愛要吞精!」她肉緊地叫了出來。

 

這個moment,成間餐廳都靜了下來。加上其他食客相繼望過來,Suki和Vivian顯得有點無地自容。

 

這時只見波波眼淚都要爆出來了。

 

作為團隊的首領,我當然要好好控制場面。

 

「好,咁希望大家能夠付諸實行!老闆,唔該埋單!」說畢,我拿出銀包起身走到門口。

 

「你地出去先……」我細聲地跟女同事們說。

 

「陣間Payme比我得啦Alan哥……」係喎,呢度個老闆食到熟曬,可以電話過數,所以他笑笑口地幫我行個方便。

 

回去公司的路上,我特登使開波波幫我們去買飲品,一來我們沒有飲到杯餐茶就趕住走,二來避免了尷尬,well,你懂的。

 

「你記住大家飲乜啦嘛,咁幫我買杯凍檸樂啦,多冰唔該!」我跟波波說,之後見到她表情呆了一呆。

 

「真係可樂加冰呀?」她問道。

 

「記得加檸檬。」我正經地說,因為之前食那個午餐很濃味,我需要可樂來解一解味精,亦因為咁,我剛才玩Brainstorming的時候才會說「可樂要加冰」。

 

看見她如此發呆,我們很狠心地無理她,往相反方向分道揚鑣,先回公司。

 

「大佬,波波佢,平時唔係咁爆的……你唔好介意……」Suki在電梯裡靠過來細細聲跟我說。當然,人是Suki她請返來的,她對波波的表現緊張很正常。

 

「哈哈,無事,我地迫得佢太緊姐,我剛才臨場執生都OK丫。」我笑說。

 

「直頭寶刀未老。」她心情放鬆,摸一摸我手臂說。

 

「乜話?你呢句反而我介意喎!」我說。

 

之後大家在人迫迫的電梯中笑了起來。

 

回到辦公室,又是忙碌的一天,我方才坐下來覆了個電郵,就有人敲門了。

 

「大佬……凍檸樂……」波波探頭進來。

 

「好呀,唔該……」我伸手出去拿波波手上的凍檸樂,發現她手抖很厲害。

 

「喂你無事嘛?係咪杯野太凍?」我問道,話未說完,波波就已經衝了出房門跑掉了。

 

這個女仔真係怪怪的,然後我發現我杯凍檸樂上面貼了一張字條。

 

「放工,茶水間」

 

乜野意思呢?

 

不過,一日在辦公室,一日都忙,而且忙到無時間理其他野,依家呢個時勢,賺得一蚊得一蚊,過往在office可以懶懶閒的日子已經過去,在公司我需要出埋手跟大客的project,見客pitching樣樣都要親力親為,目的係條team可以齊齊整整,這是做大佬必需要做的事。

 

那張字條,一早就拋諸腦後。

 

無驚無險,又到8點,我叫下面的同事能收工的就好快點收工,可能係見我親力親為的關係,她們個個都好乖,主動叫外賣晚飯食完之後再做埋手尾先一齊放工。

 

我執好野準備去茶水間洗埋隻杯就收工,當我洗洗下的時候,我感覺到有人行了入來,在我後面。

 

「喂!」我擰轉身大喝了一聲。

 

「呀!!」一個身影立時向後一跌,差點應聲倒地,我仔細看一下,原來是波波。

 

「喂你無事嗎……」我伸手扶起她。

 

「對……對不起,我不是有心的!」她說。

 

「但係我有心嚇你喎,唔使講對唔住。」我笑說。

 

她真的被我嚇到花容失色,到依家都仲係面青青。

 

「咁你起度做乜?」我問道。

 

「那個口號比賽……」她說。「真的要付諸實行是吧……」

 

「那當然,有助提升員工仕氣!」我用非常正經的口吻說。

 

「那……那好吧……」她說畢,拉著我的手走入茶水間旁邊的儲物房。

 

因為儲物房空間不大,我們站得非常近,情況有點尷尬。

 

「你……想點?!」我問道。

 

「我說過的,就要堅持做到底!」波波她紅著臉道,另外,我聞到她的口氣中有一點酒味,之前應該飲了點酒。

 

「堅持乜春……」我在想,也想了沒多久,就見到她開始解開自己的恤衫鈕扣了。

 

「你說過的,可樂要加冰,而你做到了……」波波說。

 

「喂,你唔係咁認真呀……」話口未完,我見到巨乳。

 

我見到巨乳!

 

我見到巨乳!!

 

我見到巨乳!!!

 

賤精Raymond講得無錯,波波真係隱性巨乳。

 

因為她入來我地公司做時,已經係冬天的關係,外套加上圍巾,好難見到波波的真實身材,加上我這陣時間沒有心機好好去留意身邊的同事,波波的身材,我是睇漏眼了。

 

她把上衣打開,露出粉紅色的胸圍,托住的是一對目測最少有34D的巨乳,加上她原來背部很薄很瘦,脫了上衣後顯得她的上圍非常厲害。

 

本來我想講,公司呢D無聊口號Project,其實真係唔使理,但係當我見到她那副得天獨厚的身材之後,情不自禁地改了口風...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我說。

 

只見她一刻露出了滿足的微笑,不知哪裡拿了一小瓶在便利店買的威士忌出來呷了一口,之後給了我,接著便彎下腰來幫我解開皮帶扣。我跟手也喝著那威士忌,只喝了一啖,褲子便應聲滑落。

 

怎麼我好像遇到了高手似的...

 

「請……對我……溫柔一點……」波波在我下面一邊把玩著我弟弟,一邊說。

 

「放心吧……」我享受著她的撫摸。

 

「怎麼……這麼大……」她略帶吃驚地說。

 

「等一下不知道能不能放到入口裡……」話未說完,她已經用她的咀巴在量度我的尺吋。

 

「唔唔……」見她一臉享受地在用口幫我服務,我索性輕輕托著她的頭,閉上眼睛好好的享受這溫柔的舌頭功。

 

不要看波波那麼年輕,技巧已經能夠和很多極具實戰經驗的女生相提並論。

 

看她吹到我差不多了,我就把她拉了上來,脫去她的胸圍和下身的裙和內褲,讓她背著我,把重心靠在我的身上,我兩手在捧著她的大波在把玩,下面頂著她的妹妹輕輕的在摩擦。

 

「啊……好舒服……」波波說。

 

「當Alan哥哥……的女友……真幸福……」她享受著我的撫摸,說。

 

「還好吧……當你男朋友,雙手也應該很快樂」我一邊輕輕抓著她的一對大波,一邊說。

 

「討厭……」她不好意思地說。

 

波波人如其名,對波真的不可思議,那是年輕女性的那一種Firm,基本上過了24歲就會隨著年紀而流逝,波波的一對波,正值花樣年華。

 

當我抓到差不多的時候,我將她轉過身來,胸壓著我,正面感受一下那澎湃的感覺。

 

「……」波波看著我,臉也紅起來了,但樣我意常不到的,是她下一個舉動,就是把嘴巴湊了過來。

 

面對如此熱情,哪有男人能夠忍得了?所以我也用我的舌頭回敬她。

 

「唔唔……」我們一邊打車輪,波波就一邊抓著我的弟弟,放在她妹妹下面,動起腰來摩擦。

 

「濕……濕了」波波趁用口換氣的時候告訴我。

 

「真的來嗎?」我問道。

 

不過,這個時候波波已經用行動來回答我,她稍稍站高了身子,爬到我身上來,輕而易舉就把我的弟弟滑到她的妹妹裡。

 

雖然有點小窄,但因為下面足夠濕潤,整個過程一氣呵成,看來這個波波,也是一位高手。

 

「啊……」一下插了入去,波波不禁深呼了一口氣道。

 

之後,我一下一下的慢慢頂入少少,再入少少,在這狹窄的儲物室裡,時間過得得別慢,卻每一秒都緊張刺激。

 

「來……貼埋牆……」我溫柔地把她移到牆邊,讓她背部倚著牆壁,我雙手還在抓著她的一對大波,下面加速抽插擺動。

 

「啊啊……」波波細聲地呻吟著,生怕房外行過的人聽到。

 

我隨後改而張雙手放在她的腰間,把她固定好一下一下的抽插,以保証我每一下都「篤到底」。

 

插到咁上下,我開始慢下來了,因為之前一段猛插,腰開始有點累,這時,波波反而轉守為攻,讓我坐在一箱蒸餾水上,騎了上來,運用她的腰力不斷的刺激我。看著她那胸湧澎湃的巨乳在她身上彈下彈下,煞是好看。

 

「啊……我想……」在她那充滿視覺效果的動作下,我的確是想射了

 

「等等……」她邊說邊坐了下來,急不及待的把我弟弟放在口中,除了用舌頭不斷的在舔之外,還在我根底輕輕的chok,務求將我每一滴都打出來為止。

 

而她還真的成功了,因為很久沒有射出來的關係,我儲很多一次過藉此爆發出來,她一邊幫我chok,我射極都仲有。

 

「唔唔……唔」在波波口內一邊爆,她就一邊幫我吞下肚。

 

「呀呀……」這感覺實在太爽了,我忍不住叫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我眼尾發覺雜物房門開了一條縫,門外有人在偷看!

 

就憑那眼神,我看得出那個人很熟悉,那是Catherine。

 

不過,這個時候,波波大力的在我龜頭上面吸啜了一下,把我最後一滴也啜了出來,搞到我鬼死咁舒服,我看了一看波波,再看一看房門,這時已經關了起來了。

 

這個時候,我剛把體內的精氣都泄了出來,身體軟軟的動不了。

 

點算好?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