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第二章:咖哩飯配可樂

男士通信

男士專屬

Something Wong

【魚涌食記】-第二章:咖哩飯配可樂

【魚涌食記】-第二章:咖哩飯配可樂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魚涌食記】-第二章:咖哩飯配可樂

續上文:https://menlogic.hk/somethingwong-alan179

這次真的玩大了!

 

其實我一向都唔會亂咁同公司的女同事亂來,這次公司搞的口號比賽,想也想不到會導致新來的女同事付諸實行其「做愛要吞精」的精神。

 

大家講下笑就算啦,做乜咁執著?

 

波波在儲物房拿著我剛發射完畢的弟弟,望著它有點點發呆。

 

「我份人其實有少少強迫症……」波波無啦啦對我說。

 

「咁……有少少強迫症都唔係咩問題,好多成功人仕其實都有強迫症的。」我真係唔知同佢講乜好。

 

「另外……其實,我有男朋友,希望你唔好介意。」波波續說。

 

發神經嗎?無啦啦講呢D……

 

「我……唔介意的,希望你男朋友唔好介意就真。」我一邊說,一邊收返埋條野,休返好條褲同著返衫。

 

「我唔會話比我男朋友知的……」波波尷尬地說。「你見到佢都唔好講!」波波認真地說。

 

「我點會見到佢?」我問道。

 

「他很緊張我的,成日接我放工或者同陪我食Lunch……」波波說,「而且就在隔離大廈返工,話唔定出出入入會撞到。」她說。

 

唔知點解,我聽到之後有點刺激的感覺。

 

「咁,我地忘記呢一次事件咪得lor,大家當無事發生過……」我說。

 

「咁又唔好……好難遇到好像你那麼大的……」波波看著我下半身,說。

 

「咁,你想點?」我問道。

 

「我頭先咪話,我唔會話比我男朋友知lor,你見到佢都唔好講……」波波面紅紅的說。

 

畫公仔真係唔使畫出腸,佢想點,大家心照。

 

確定出面沒有聲音後,我爽快地開了門出了去。再望望周圍,四野無人,剛才我見到Catherine在門縫中偷望,隔了咁耐,她應該都已經走了。

 

記得我一開始和Catherine打得火熱時,我們也四處搞,通常都在我的房間,但有時過分起上黎,我們也試過在之前跟波波的那間房間搞過,留下不少汗毛同X毛。

 

當我離開公司的時候,真係日頭唔好講人,經過樓下餐廳時就撞到波波同一個男仔在門外看餐牌。

 

大家撞口撞面,無理由扮唔識,更何況,波波已經見到我,並向我揮手。

 

「大佬!」波波叫道。

 

我只好行過去。

 

「同大家介紹一下,呢位係我男朋友,阿邦,而呢位就係我阿頭,Alan。」波波面帶微笑說。

 

「Hi,你好呀……」我盡量保持正常正經的表情,畢竟剛剛被她女友搾乾,自己還在陶醉在剛才的溫柔鄉之中。

 

「多謝你照顧我女朋友呀,佢剛剛出來工作,有甚麼做得不對的請多多包涵!」阿邦說。

 

「哈哈!你不是自己也剛剛出來工作無幾耐!」波波笑說。

 

的確,看樣子,阿邦也是很年青,頂多大波波一兩年。

 

「你地食飯嗎?好好二人世界吧,我行先!」我說。

 

我沒有直接回家,而係去了附近蚊蚊、琪琪,和Riona三個女生共住的單位裡。

 

「啊!你來的剛剛好!」一入到屋,就聞到一陣很香的咖哩味。

 

我探頭進廚房,就見到Riona在炸東西,爐頭還放著一大煲咖哩。

 

「Hello,歡迎我嗎?」我問道。

 

「當然歡迎了,不過不好意思,我今天這裡還有兩位客人,請不要介意。」Riona禮貌地微笑著說。

 

「怎會,是我不請自來,你們不要介意才是。」我說。

 

「沒事,反正大家都是認識的。」Riona笑說,「對不?美智子、留美子?」

 

「呀!原來是Alan先生!」一把熟悉的女聲說。我轉過頭去一看,說話的是美智子,而留美子亦把手上的啤酒杯放下,向我點頭微笑。

 

「我會不會阻住你們開派對了?」我問道,因為她們幾個女生已經喝了很多罐啤酒。

 

「不會啦,我們今天剛去了拍攝回來,大家都在喝啤酒降降溫而已。」留美子說。

 

「是的,今天真的很熱,我們的導演美步小姐都熱到有少少中暑了。」美智子說。

 

「那她沒事吧……」我問道。

 

「她睡了在蚊蚊小姐的房間中了……」美智子說。

 

容許我在這裡跟大家回顧一下為甚麼蚊蚊和琪琪的住處會有咁多日本妹。話說蚊蚊同佢爸爸請了Riona去他們的富豪俱樂部度做高層管理成間嘢之後,Riona就帶了她一班好姊妹同行來返工製作富豪俱樂部的玩樂內容。雖說她們都當幕後,但拍嘢的時候有時都會親自上陣,例如她們當中的導演美步就曾經同我同Riona……anyway,美智子是她們的攝影助理兼其他助理(即係二打六),留美子是化妝師兼收音。

 

「我很餓了,請問可以吃晚餐了嗎?」美智子問。

 

「好了好了,可以吃了!」Riona煮到滿頭大汗的把咖哩飯端了出來。

 

「我來幫忙拿天婦羅!」我正想動身,就被留美子一把拉住,兼食了她一個波餅,一對Double D壓了過來,很軟很舒服。

 

「讓我來吧,你是客人!」留美子說。

 

對著這般溫柔,我雙腿一軟就跌坐下來了。

 

Riona的咖哩著的很出色,比在專賣咖哩飯的餐館有過之而無不及。只是在夏天這樣吃咖哩,熱到爆。

 

「不如開冷氣吧?」留美子提議。

 

「我們今天曬了一整天,吹冷風好容易病的……」Riona說。

 

「對了,我剛剛感冒才好返,還是忍耐一下吧……要麼,衣服脫掉一些好了……」美智子說畢,就走過去把留美子的上衣翻起來。

 

「啊不要!有客人在……」留美子說, 「我們自己脫。」

 

說畢,Riona、留美子和美智子三位悉日的日本愛情動作片演員在我面前脫掉上衣,只剩下胸圍,和她們的豐滿上圍。

 

「啊,這樣舒服多了!」留美子說。

 

我就在這樣的波濤洶湧下,繼續食飯,忽然間,美智子叫了起來。

 

「啊!!!」她叫道。

 

「甚麼事?!」我們連忙望過去。

 

「不小心滴到在身上了……」美智子尷尬地說。咖哩汁剛好滴到她心口的乳溝頂。

 

「快點……紙巾!要滴下去了!」Riona連忙說。

 

我們四圍找,剛剛好就是找不到紙巾。

 

「沒辦法了!」留美子連忙把頭伸過去,把她心口的咖哩汁舔乾淨。

 

「幹嘛……不要!」美智子看著我,臉都紅了。

 

留美子一邊笑著一邊繼續舔美智子的美乳,把她的心口都舔濕了。

 

「哈哈!我們以前拍共演的時候不就常常玩這個嘛!」留美子舔著咀巴說。

 

「那不一樣……今天有客人在!」美智子臉紅紅地說。

 

「大家……繼續食飯……哈哈!」我不知要說甚麼好了。

 

「Alan哥……你最近心情應該很不好吧……」Riona問道。

 

不知重哪裡開始說起好,但最後我還是跟她們說起我的感情事,但波波這單野則太過複雜,我沒有說。

 

「難怪你看起來這樣低落了……剛才連看見我們最煞食的『咖哩汁之誘惑』都面不改容!」留美子說。

 

「甚麼?!剛才的……」我帶點驚訝。

 

她們三個則笑而不語。

 

我係桌上第四個笑的人,雖然笑得有點on9,但這可是最近難得真情流露的笑聲。

 

All you need is friends。

 

「你需要重新開始新生活!」美智子食食下飯說。「以前我也有過一段很有傷害的感情,在被甩掉之後,我去過牛郎店沉淪了一段日子,最後是留美子把我拉出來的,我重新開始過新生活之後,以前的事都不再想了。」

 

「你是在牛郎店花錢花到要問我借我才迫不得以要把你拉出來的!」留美子笑說。

 

「怎樣也好,她們是對的。不要讓過去的感情拖住你現在的人生。」Riona說。

 

「讓我們來幫你吧,過了這個周末,我們把影片交貨了,就很有空了。」美智子說。

 

「怎樣幫?」我問道。

 

「到時你便知了,現在請好好享受這頓晚飯。」留美子笑說。

 

「可以開冷氣了嗎?再不開的話我熱得要把內衣都脫下來了。」Riona說。

 

而最後,她們還是決定不開冷氣……搞到我都要除內褲以示公平……可惡……

 

工作忙,沒時間去想感情事,所以我現在比平時更勤力工作,每天是最早返到公司的人。

 

不過即便如此,也有一些事情在煩著我,那就是新同事波波了。因為她老是在返工的時候當我最需要獨個兒處理事務的時候找我去偷偷摸摸,她想要的時候會Whatsapp我問我要不要「可樂加冰」……這樣我就知道她要「做愛吞精」。而她又真的很喜歡吞……

 

「我可以問你一下嗎?波波」我問道,「點解你次次都吞?」

 

「啊啊啊……」波波一邊低聲呻吟著,一邊聽我的問題。無錯,我地又在儲物房約埋「可樂加冰」。

 

「這樣……不會射到……啊……其他地方……啊啊啊啊……」波波和我玩卦鼓,我們面對面的說著,我也在享受著她的體香和索爆的身材。

 

「另外……男朋友不會……聞到味道……啊啊啊啊……」波波繼續說。

 

我估,我大概明。

 

忽然之間,好無癮。

 

「呀那我要射了,準備一下……」我把波波放了下來,她也很熟練地跪下來把我的龜頭放入口中不停的啜,直到我兩腿一緊,射到乾塘為止。

 

今天我們做完後,波波比我更趕住著返衫。

 

「今天約了男友在樓下食晚飯 🙂 」她甜絲絲的說。

 

她把恤衫鈕扣好後,就一支箭的衝了出去。我則施施然的慢慢著返條褲才離開收工。

 

因為約了舊客戶在九龍那邊飲酒吹水,我決定搭過海巴士。

 

怎料我見到波波和她男朋友也在龍尾等車。

 

「你們不是約了在樓下食飯嗎?!」我問波波道。

 

「阿邦說,他訂到了一間廚師發辦的日本菜……」波波說。

 

「係呀……原本是我另一個朋友訂的,不過他和女朋友分手了,所以那兩個位就由我地頂上!呢間係好難約的!」阿邦興奮地說。

 

「咁都得?!」我問道。

 

「我朋友其實就黎同佢女友結婚,但係好似話佢女友派帽,比我朋友發現……」阿邦說。

 

「個女的真係好唔應該呀!個男的好錫佢女朋友的!」波波正義凜然的說。

 

我不禁望了一望波波。不過她卻沒理我。

 

「係呀!派帽呢件事真係好得人驚!」阿邦說。

 

「哈哈,好驚嗎?」波波親了一下阿邦的嘴邊。

 

「咪咁啦,你阿頭睇住……」阿邦一臉受落的說。

 

波波聽畢則再親了他幾口。

 

我望到有少少O咀,畢竟十幾分鐘之前,同一張咀吧也貼了在我的龜頭上面。

 

這程車,很難受。一邊阿邦很誠懇地跟我說話,他無時無刻都在替女友講好話,另一方面我不禁想著我和波波在公司偷偷摸摸在做對不住阿邦的事。

 

下巴士後,在走到和朋友相約的酒吧的那段路中,我一直在想,我和波波在派帽比阿邦這一個好男仔,以後到底應該怎麼辦。

 

這個時候電話震了一震,看看Whatsapp,上出現了一個Group。

 

「Alan先生,你準備好新開始新生活了沒有?」

 

Group名叫作『New Life』。入面的,是美智子和留美子。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