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第二章:新生活

男士通信

男士專屬

Something Wong

【魚涌食記】-第二章:新生活

【魚涌食記】-第二章:新生活

魚涌食記-第二章:新生活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s://www.menlogic.hk/somethingwong-alan180

其實在跟 Catherine分開了之後,我只想平平靜靜好好的生活讓時間把感情沖淡而,但怎料好像去到邊都會有事情發生似的,繼剛剛在公司跟新來的女同事波波發展了不是太專業的關係,現在又來了兩個說要給我新生活的日本妹。

 

美智子和留美子都是 Rion 越洋帶過來的日本愛情動作片專家,以前是演員,現在則是幕後做製作。

 

她們 在Watsapp入面開了一個號稱要給我新生活的 Group,作用真係仲未清楚,究竟何謂新生活?

 

我帶著這個疑惑在Group裡面問,但得出來的答案還是沒有。

 

直到有一天,我快將收工的時候,我在Group入面收到一個信息,那是一個地址。

 

離我公司不遠,就在北角,是一個豪宅的樓盤。

 

我在樓下保安的對講機call了上去,很快美智子就到樓下接我了。

 

「吃了飯沒有?」美智子在電梯問我道。

 

「還沒有呢,等下我們一起去吃飯好嗎?」我問道。

 

「好呀,這裡有些很好吃的餐廳的,我們已經有幾家想帶你去的了。」美智子微笑著說。

 

不知怎的,直覺告訴我今天不會只是食飯咁簡單。

 

說時遲那時快,我們已經到了門口。

 

「這裡很不錯呢!」我望入屋裡邊看邊說。那是一個大約600呎的兩房單位,配上簡約的北歐風味裝修。

 

「這裡是Richard San給我和留美子安排的員供宿舍,美步小姐 和Riona小姐的單位則是在10樓,那邊的景觀好一點,有海景!」美智子說。

 

「甚麼?!Riona也有?我還以為在鰂魚涌住……」我說。

 

「這麼好的環,有誰不想住?不過她只是我們開工開晚了才在這裡過夜,美步小姐基本上是一個人住在那裡的了。」美智子說。

 

看來,Riona對自己來自日本的姊妹還是不錯的。

 

「歡迎Alan San 光臨!」留美子拿著拖鞋笑面迎來。「來吧,我幫你穿上!」她也不讓我說話,就幫我脫鞋了。

 

「這怎好意思?!」我連忙說。

 

「不用不好意思的,這個你習慣了就好。」美智子笑說。

 

「那我也幫你除鞋。」我說。

 

「不要胡鬧!」留美子正色道。我被這突而其來的180度態度轉變嚇了一嚇。

 

不過很快地,留美子又回復了甜美的笑容。「進來吧,看看你新的家庭。」

 

「新的家?!」我問道。

 

「是的,請先進來吧!」美智子這時也換好鞋把我推進屋裡。

 

「請問到底發生甚麼事?」我問道。留美子把我引到沙發坐下來。

 

「我們覺得你……現在需要重新出發的話,就需要有規律的健康生活。我是過來人,我知道一個感情受創的人係應該點樣振作起來的。」美智子說。

 

其實我已經振作起來好一段日子了好不好……

 

「所以,讓我們當你的妻子來好好的管著你的生活!」美智子說。

 

「甚麼?!」我驚訝地叫了起來。

 

「讓我們當你的妻子來好好的管著你的生活!」留美子正經地重覆了美智子的話。

 

「但當然是暫時性啦!」留美子又回復了甜美的笑容。

 

「你搬來住一段日子吧,讓我們好好的照顧你。」美智子說。

 

「這……這樣好嗎?」我問道。

 

「那當然是問過Riona小姐的了,沒有她首肯,我們怎樣敢這樣做。」留美子說。

 

「那為甚麼Riona她自己不直接……」我還是有點疑惑。

 

「當你的妻子?」美智子話頭醒尾地道,「因為她未當過別人的妻子……而我們……」她跟留美子對望笑了一下。

 

「你們都結過婚?!」我驚訝道,畢竟她們年紀尚輕,一點都看不出當過人妻的痕跡。

 

「我們都是在19~20歲的時候結過婚,只怪當時太年輕,不懂得跟男生相處,只兩三年就離婚了。」留美子說。

 

「然後我們便因為沒有經濟收入,差不多同一時間下海當女演員去了,還記得我們簽了同一家經紀公司之後,是到了拍一場群交戲的時候認識的。」美智子說。

 

「那還是我們第一次跟女生接吻,哈哈!」留美子望著美智子情心款款的說。

 

「你們認識的過程還真夠特別……」我說,然後,「求番號」這三個字突然在腦海裡浮現出來。

 

「不知你是否同意?」留美子說。

 

「只要不讓你們帶來麻煩就好了,我可是一個蠻麻煩的人來的。」我不好意思地說。

 

「那就一言為定了!」她們兩人異口同聲道。

 

「那我們可以去吃飯了嗎?我快餓死了!」我說。

 

「不要急,先把你的指紋入落電子鎖,你以後就可以自出自入了。」美智子說。

 

一拖二落街食飯,實在係威係勢,因為她們都蹺住我的手這樣三人行,搞到連樓下保安都對我另眼相看,不過,我一直在想,不知Riona對此事如何看法,畢竟我曾經說過她來到香港生活後我會一直照顧佢的,但現在反而係她和她的姊妹在照顧我多一點。

 

由於肚餓的關係,在走到餐廳的途中,我聞到一陣很香的牛油麵包味,望了過去,我見到一個很熟悉的面孔在一家咖啡麵包店裡賣麵包。

 

那是琪琪!

 

「等一下!」我跟兩位「妻子」說了一聲就跑過去了。

 

「Hi!」我跟琪琪說。

 

「呀!是你!Alan哥哥!」琪琪開心地說。

 

「你現在在這裡工作啦?」我說。

 

「對呀,現在都沒有甚麼航班可以飛了,就做回老本行了。」琪琪說。

 

「工作環境還好嗎?」我問道。

 

「當然好!這是我開的麵包咖啡館!」琪琪背後出現了另一個熟悉的身影,那是蚊蚊。

 

「進來看看吧!」蚊蚊笑著說。這時我才留意到,這間麵包咖啡館的侍應清一色都是美女,而且都身穿著跟航空公司相似的制服。

 

「蚊蚊在我們都失業後打本給我們一班姊妹開了這間店,讓我們部份人,尤其是家中經濟有困難的姊妹繼續有工開。」琪琪說。

 

「這裡還有秘密會員制的,我們在IG上面賣她們著過的內衣褲制服,電話落單就得,好賣過呢度D藍山咖啡!」蚊蚊細細聲跟我說。

 

過然,蚊蚊係做男人生易的天才,這可能係遺傳自佢老竇 Richard。

 

「Hi 蚊蚊小姐!」留美子和美智子都來了。

 

「留美子小姐,美智子小姐!」琪琪見到她們也打招呼了。

 

對了,這班日本妹成日去Riona同琪琪屋企hea,亦都係變相一齊打緊蚊蚊的工,大家相識唔出奇。

 

「你們去吃飯嗎?」蚊蚊問道。

 

「是呀,要不要一起?」美智子問。

 

「不了,我們還要看店,今天我和琪琪當夜班呢!」蚊蚊說。「而且等陣還要交貨……」蚊蚊說。「有人買了我現在身上這套制服連底褲,陣間要做packing。」

 

「佢唔買埋Bra?」我問道。

 

「我今天沒戴Bra就是因為……」蚊蚊笑說,我秒懂。

 

「邊個咁有品味喜歡你那 女乃豆頁 的味道?」我也笑說。

 

「呢,就這個,他每次都親自來拿貨的,免郵費都唔肯寄……」蚊蚊指了指坐在角落正在玩電話的一個男仔,說。

 

「咁可能屋企有人唔方便寄呢……」我說著循蚊蚊指的方向望過去。

 

那不就是波波的男朋友阿邦嗎?!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