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第二章:新裝修

男士通信

男士專屬

Something Wong

魚涌食記-第二章:新裝修

魚涌食記-第二章:新裝修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s://www.menlogic.hk/somethingwong-alan185


真係唔知發生乜事,在Catherine忽然無端端亂入儲物室和我熱熱烈烈地執一鑊之後,她又一支箭的走掉了。

我因為見到她身上有不少瘀痕,所以問了幾句發生甚麼事,但竟然,Catherine沒告訴我發生甚麼事,就離開了。

這讓我很不是味兒,想send個message給她問過究竟,但是,在我send了她一句「你還好嗎」之後,她一直都沒有覆我。

如是者,那個晚上,我整晚睡不著,眼光光,數靚女數天光,第二日,返到公司想找她問個究竟,但她沒有上班,我覺得是想刻意避開我。

反正都無心工作,我食完Lunch之後便詐家依話見客,蛇左出去行行街吹吹風,不知不覺,行到蚊蚊打本比琪琪和其她前空姐姊妹有個落腳點工作的麵包咖啡館那裡。

還未行到去門口,便見到蚊蚊在跟兩個貌似裝修師傅的人在道別。

「阿,甚麼風吹你來了?」蚊蚊見到我開心地笑道。

「我都唔自係乜風喎,食完飯無野做,行行下就行到來到這裡了。」我說,「那你在幹甚麼?剛才那兩個大哥唔似來飲咖啡食麵包吧?」我打趣問道。

「佢地係來幫我執下D裝修水電的。」蚊蚊說。

「你間舖唔係裝修得好地地的嗎?」我上一次來看見其實裝修還蠻新的。

「哈哈,你入來我show比你睇!」說畢,她便拉我進了麵包咖啡館的雜物房,並關上了門。

甚麼?又來雜物房?轉下場景得唔得?

當我還未出聲的時候,我身後「卡」的一聲,開了一度門出來。

「有機關!」我驚訝道。

「只是電子鎖而已,進來看看吧!」蚊蚊推了我進去。

一入到去,空間感很大,那是一個600呎的空間,放了一些很有品味的Desinger's chair & table,落地大玻璃看到街外的風景,安安靜靜的很不錯。

「這裡是VIP Room嗎?」我問道。

「算是吧,其實係隔離舖,業主係我同爸爸俱樂部的熟客,呢個舖擺了好耐都租唔到出去,所以借比我地用...你等一陣...」蚊蚊拿起桌上的平板電腦,按了幾下,剛才見到的落地大玻璃就變了透明,顯示出在落地大玻璃外面,有著另一個同樣大小的房間。

「這到底是甚麼?」我問道。

「電視界的最新技術呀,之前咪有透明電視既...呢個係加強版,成幅牆咁大。」蚊蚊說。

「咁呢間房...」我看著蚊蚊一臉疑惑的說。

「好好玩的,你要不要試下?」說畢,蚊蚊便帶我坐在椅子上,把落地大玻電視再度打開,並開始放影片。

現在,蚊蚊和Riona的多媒體團隊製作的影片已經去到荷理活級數了,片頭還有大大個Logo動畫片段,非常國際化。

講真,在一幅牆咁大的電視面前睇影片,齋睇片頭,個感覺已經\非常震撼。

「這是我錄下來試器材的版本,現在和你試了」。

「還未試過嗎?」我問道。

「我的器材試好了,不過還未用呢條片來『試』你的『器材』。」蚊蚊望著我下面,咬了一咬唇,笑道。

講真,如果我話我依家有仲不詳的預兆,大家一定會覺得我又在這裡騙稿費,但係,有邊一次我的不詳預兆會唔準丫?

話口未完,蚊蚊已經坐了在我大腿上,一手圍著我條頸,一手在摸我心口。

「好唔好睇,都比少少意見丫...」她語帶挑逗的說。

說時遲那時快,條片已經有野睇,係同呢間房的同一個牆景,就好似面前多左塊鏡一樣,投影的效果十分之好,而幾秒之後,門打開,見到蚊蚊披著輕薄的睡袍,入面穿著黑色喱士內衣一步一步的走進來。

我望一望身旁的蚊蚊,「係咪好似照鏡咁呢?」她問道。

接著,畫面中的蚊蚊把睡袍脫掉,坐在跟我現在坐的同一張椅子上,隔著內衣開始撫摸自己。如果唔係我旁邊坐著的是蚊蚊,我會以為蚊蚊真的在我面前。

「咁厲害的布局,係邊個想出來的?」我問道。

「有個uncle...」蚊蚊邊說邊吻我條頸,「疫情期間話想玩多人運動...」

我開始比她搞慶了...

「試想像一下畫面上面有幾組人在做...」她繼續吻我,並把手放到我雙腿之間...「其實佢地大多數都係想比人睇多過一齊玩...」

「好變態...」我說「但我鍾意...」畫面上的蚊蚊,也已經把她自己的手放到自己雙腿之間。

「我們也很久沒有那個了...」她說,「想和兩個我一起做嗎?」

講多無謂,呢間房咁高科技,可以跟兩個蚊蚊一起玩,我點會say no?所以,我把我的褲子脫下,真人蚊蚊亦把她的裙子內褲通通掉到一旁,輕輕的坐了上來。

「啊啊啊~~」發出聲音的,不是坐在我上面的蚊蚊,而係畫面上的預錄蚊蚊。這時,她已經用手指把自己搞濕了,也把身上的胸圍拉了下來,這樣,在觀看的我,下面不禁更加硬起來了。

「啊啊啊~~」這次發出聲音的,終於輪到坐在我上面的蚊蚊了,她用她的下面輕輕的磨著我的弟弟,我感覺到,她也開始濕潤起來了。

「原來看著自己...好害羞的...」蚊蚊在我耳邊說。

「那你還要看嗎?」我問道。想不到的,是她害羞地點了點頭。

老實講,我想不到的是,她到底是真害羞還是怎樣。

不過,不論是裝出來也好,真的也罷,她這種欲拒還迎的表現,對我起上作用了。

我抱起她,將她帶到桌子旁set好體位,大家對著那個大電視,對她從後而入。

「啊!啊啊~~」這是電視傳過來,蚊蚊的呻吟聲。

「啊!啊!啊!啊!啊!」這是我從後而入,帶著強勁推進節奏的叫床聲。

「好害羞...啊啊~~」蚊蚊邊說邊叫道。

「你拍的時候...拿住咁大支電假狗不害羞嗎?」我邊推她邊說。

「啊啊~~啊啊~~來了來了!」蚊蚊叫道,接著,她高潮了。我當然唔理她咁多,繼續插她。

「快點射...」過了幾分鐘,蚊蚊好像有點辛苦的道,「太大支...」她說。

是不是她太久沒和我那個了?

「好吧,那我不和你玩持久戰了」我說,把弟弟拔出來,走到她面前,塞到她的嘴巴中。

「唔唔唔...」蚊蚊努力地吸著我的弟弟,並周不時用牙輕輕的咬他,這樣加速了我的感覺。

「來了來了!」這次輪到我要來了,而蚊蚊亦毫不猶豫地猛力把我射出來的子子孫孫吸出來。

射完出來之後,成個人鬆曬,望一望身後,嘩,嚇L死我,成大個蚊蚊的頭部特寫顯示在大電視上,好像在望著我一樣。

「你這個是在試鏡頭嗎?定還是那些有錢佬客戶都愛咁樣比人睇住黎做?」我問道。

「唔唔...唔!!」蚊蚊被我爆到成口都係,講唔到野,搞了好耐才找到一個杯子把我的子子孫孫都吐出來。

「呢隻杯...係我地其中一個Staff的...」蚊蚊吐完之後看著這隻杯,是一隻印有某航空公司Logo,上面寫著「Stephanie」這個名字。

好明顯,這隻杯是Stephanie她在舊東家那邊帶過來使用的私家杯,應該幾有紀念價值。

「你係咪好憎呢位員工?」我打趣說。

「佢做埋下星期就返新工啦,無事的,擺起度清潔姐姐今晚會洗。」蚊蚊說。

我決定以後都唔來她這裡喝咖啡...

「說回些正經事...」蚊蚊說。

「甚麼事?」蚊蚊好少咁正經。

「記得我呢度有個熟客叫阿邦嗎?」蚊蚊說,「他就是Stephanie離職的原因。」

「點解?」我有點驚訝。

「他常常直接向Stephanie約砲,好騷擾。」蚊蚊說。

「咁大膽?」我說。

「咁當然,我地呢度有自己規矩,而Stephanie佢亦自己有男朋友,無理到佢,但亦因為咁樣,Stephanie寧願去做一份更辛苦,錢更少的工,都唔願留起度...」蚊蚊說。

「咁點算?」我問道。

「呢個要你幫一幫手」蚊蚊壞笑說。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Comments (1)

  1. 啥也不说了,希望疫情早点结束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