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第二章:放工後的私人空間

男士通信

男士專屬

Something Wong

魚涌食記-第二章:放工後的私人空間

魚涌食記-第二章:放工後的私人空間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s://www.menlogic.hk/somethingwong-alan186

 

唔講唔知,原來波波個男友阿幫係渣男。

 

「阿邦他常常直接向Stephanie約砲,好騷擾。」蚊蚊說。

 

Stephanie係蚊蚊間麵包咖啡館的員工,而蚊蚊成家人做的生意,大家心知肚明,依家換個形式,有少少踏界(制服+賣私人氣味物件),員工們會惹來一些狂風浪蝶,不能算意料之外 。

 

「你要我點幫手?」我問道。

 

「叫埋琪琪入來先講。」蚊蚊說。

 

「琪琪?」我問道。

 

「係呀,佢在隔離間監控房之嘛。」蚊蚊話未說完,琪琪已經從一個假裝成為書櫃的機關門走了進來。

 

「頭先我...同蚊蚊......」我口窒窒道。

 

「錄埋落黎添啦。」琪琪說。「今晚返屋企我同蚊蚊慢慢研究一下。」

 

「有乜好研究?你呢間簡直黑店。」我笑說。

 

「其實...琪琪在入面主要係做器材的控制同監控,以確保出來的效果達到最高水準...咁同埋我地都要將片段錄低,作為少少保護自己的措施...」蚊蚊說。

 

「搞到咁大陣仗,你呢度要做多少個客先可以回到本?」我問道。

 

「唔好誤會呀,基本上呢度唔接客的,只係一個Showroom,我地呢壇生意反而係只做大客,希望能做到售賣器材上門包安裝一條龍,當然,賣硬件之餘,仲做賣售後服務同埋影片內容!」蚊蚊說。「呢度除左會約一些大客上來之外,我地內部員工都會使用到。」

 

咁又係,呢D高科技野,梗係咁樣賣先至最值錢。

 

「但係,你地成班員工都係女仔,需要用到呢度嗎?」我問道。

 

「我地做埋AI換臉的後期製作架嘛,要乜偶像明星都有,好多女性客戶都要我地將邊個同呢個萬人迷的樣子Key上去愛情動作片上面,班女同事知道之後,個個都爭住要玩,Stephanie尋日先玩完之嘛,飲完水,隻水杯都無拿走留了起度。」琪琪說。

 

我望住剛才被蚊蚊「借用」完的水杯,心情有點起伏。

 

「話時話,蚊蚊,你帶壞琪琪唔o岩呀你!」我說道,因為琪琪本身好純品,依家將佢牽涉入來呢壇生意,我總覺得唔係太對路。

 

「呢個行業...其實都算係影音行業,我作位呢度的技術兼業務總監,遲少少仲會開拓埋日本市場,其實都係一個專業...」琪琪面帶害羞的說。

 

Anyway,琪琪由一個賣麵包的少女,發展成為空姐,現在再一躍成為一間公司的業務總監,不能說她不成功,事實上,能遇上蚊蚊這個幫她人生路上一把的好姊妹,這對琪琪來說也是一種福氣。

 

而且,本來琪琪在屋企的地位本來不高,現在的這份工作,反而是讓她能真正抬起頭面對家人的好工作。

 

想通了之後,我望著琪琪微笑,她也回報了一個可愛的笑容。

 

「講返那個阿邦,我想比少少教訓佢。」蚊蚊打斷了我和琪琪的這個moment。

 

「點比?」我不明白。

 

「靠你!」琪琪笑說,並一五一十將她們的計劃話比我知。

 

「你咁樣係靠我定害我?」我聽完蚊蚊的計劃後,問道。

 

「哈哈,兩樣都有,我覺得對你來講,係靠害吧,哈哈!」蚊蚊笑道,「但係你幫唔幫手先?」她這時又正經地問我。

 

「你叫到,點會唔幫?」我立即便說。「等我安排一下,但要一點時間。」

 

等到波波同阿邦去完Staycation返黎,開始正常的工作生活,這陣子,我在安排團隊的工作日程,讓我可以帶到波波去蚊蚊的舖頭那邊,不用一個星期,我就安排到一天可以食完午飯去蚊蚊那邊附近見客開會傾Promotion,時間約得剛剛好,見完客就可以收工個隻。

 

「後日完左有乜做?」波波敲門入我辦公室問道。

 

「見完客之後可以唔返公司呀,你有乜想做?」我問道。

 

波波望著我,再望望出面,不發聲,但做了個「愛」字的嘴形出來。

 

咁講真,放工後同佢一齊,我真係估唔到有乜其他野可以做。

 

「哈哈!咁我帶你去一個好好玩的地方!」我笑說。

 

「好!就咁決定!」她向我報以一個淫淫地的笑容,之後出返去做野了。

 

我即刻打電話去比蚊蚊。

 

「搞店,如無意外,後日四點半到!」我說。

 

「我呢邊都可以約好啦,交比我,今次阿邦肯定請病假都黎!」

 

「Stephanie那邊都無問題嗎?」我問道。

 

「佢等緊返新工,呢單野佢一定到的,放心!」蚊蚊寫包單地說。

 

如是者,過了兩日,去完見客,我和波波站在客戶的 office樓下,你眼望我眼。

 

「又話帶我去一個好好玩的地方?」波波用她心口兩團波波頂我手臂,說。

 

「哈哈!呢樣你仲記得,頭先個客姓乜你就記錯...」我沒好氣地說。

 

說畢,便拉著她走了兩個街口,來到蚊蚊的麵包咖啡館。

 

「呢度係...」波波一見到呢間咖啡館,有點愕然,當然了,她以為我會帶她去維也納,「你想外賣杯咖啡?眼訓嗎?」她問道。

 

「你跟我入來就知道啦!」我說。接著,我把她拉到機關小門前的小小雜物房之中。

 

「看來你玩密室玩上癮了...」波波伸手摸著我的心口說。

 

我輕輕用手指按她的嘴巴,接著打開這個密室的機關。

 

「嘩...玩咁大...我...興奮起來了...」她探頭進去驚訝地道。

 

就這樣,我拉她進去這個在視覺上會令人沉迷混亂的高科技show room之中。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Comments (1)

  1. 幾時先執suki一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