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第二章:犯波波

男士通信

男士專屬

Something Wong

魚涌食記-第二章:犯波波

魚涌食記-第二章:犯波波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s://www.menlogic.hk/somethingwong-alan187

未入去先興奮,這是波波對我帶她幽會的房間的直接反應。(編按:依家其實好少人用幽會兩個字,爆房就爆房啦...)

 

「呢度...點解既?」波波問道。

 

「朋友開的,借來用一用。」我說。

 

「咁你朋友都幾變態...。」波波看著桌子上擺放著的頭套、皮鞭、蠟燭、潤滑液、性感女僕裝等說。

 

即係話蚊蚊變態,呢點我同意。

 

「呢位客人,我地先黎睇一睇開場影片先啦!」我扮著這裡的店長說,接著把電話拿出來,打開蚊蚊比我的電話APP,按了幾下,大玻璃電視牆上面就放映出之前我拍低的介紹影片我站在Showroom的房間裡面,用一個主持人的口吻來介紹一下以下落黎的節目。

 

「如果你睇到呢條片,就代表,我已經帶你黎到一個夢幻的世界,記住,你陣間睇到的都唔係真實的情景,而係用最新AI人臉技術合成出來的娛樂節目...」

 

我趁著波波一邊看,一邊伸手去脫下她的衣服。

 

「我地今日的節目,係『夫目前犯...波波!』,請在電話程式輸入相片之後,按下開始,祝大家有一個愉快的體驗,拜拜!」我在影片入面說。

 

「可以在IG入面借張你同阿邦的照片嗎?」我問波波。

 

「好好好!」波波看來對這個高科技Show room很感興趣,依家怕且叫佢比埋銀行櫃員機密碼我,佢都會比。

 

「來,把它穿上...」我把準備好的性感女僕裝遞了給她。

 

「哈哈!你真壞!」她把衣服拿上手,笑說。「是不是常常幻想我咁樣著?」

 

「你咁大波,好難唔想!」我也笑說。

 

我們這次為波波準備的女僕裝,少布得離奇,基本上就係頭飾,衣領,衫袖,短裙仔,同埋超少布比堅尼,上面塊布基本上只係遮住波波的Lin。

 

「著成咁,好害羞...」波波又在扮野了。

 

「準備好了沒?」我邊戴上頭套邊問道。

 

「人都開始濕了,你話呢?」波波笑說。呢條女,真心淫,邊個做佢男朋友,真係唔好彩。

 

「那我開始了!」我拿起電話,是旦按了幾按。(因為琪琪在監控室操作所有器材)

 

我們面前的落地透明大電視,開始放片頭動畫,然後,出現了一間房,當中坐了一個人(就是阿邦),旁邊站著一個穿了SM女王裝,戴住SM頭套的女人(那是蚊蚊為這次專登請回來的真SM女王)。

 

計劃是這樣的,我們跟Stephanie傾好,佢Last day返新工之前會答應阿邦一次被他約出來,但講明並非約砲,而係同佢出來純純的約會,拖拖手仔,陪陪行街那隻,最後錫一啖面豬。而約會過後Stephanie會送她當日著的內褲給阿邦(收費),而條件係過了今日的約會之後阿邦唔會再騷擾Stephanie。之後亦正因為呢次係她在咖啡館上班的最後一日,阿邦怕蘇州過後無艇答,價都未問就一口答應出來,仲同公司請埋假。

 

當我準時帶了波波入黎Show room的這個時候,到了呢個環節,應該係Stephanie約會完同時也把阿邦帶到我們對面的小密室,在蚊蚊開門兼陪同下除條底褲交給阿邦之後,再送他一次Showroom的體驗。

 

我們兩邊過程都是一樣,蚊蚊先向阿邦放示範影片,展示一下她們這裡的AI換臉技術,之後向阿邦拿他和波波在IG的照片作「AI換臉」,並介紹今日Showroom的節目--夫目前犯

 

其實,到了展示完示範影片之候,我們是沒有做任何AI換臉的,之前給阿邦和波波睇的示範短片是預先錄好做好後期的,而所謂的AI換臉,則是通過房間兩邊的透明玻璃(電視)來看的真人,這有賴琪琪在監控室切換影片和真實場境。

 

聽起上來好複雜,說得簡單點,即是除了片頭示範短片之外,其他都是隔著玻璃的真實互動,真亦假時,假亦真。

 

回到房間之中,當我們一見到阿邦坐在我們對面的時候,波波不禁說了一句:「嘩...好似真的一樣...」

 

Well,佢無講錯,真係真的,只是之前我們做的示範效果太好,令人「以真亂假」。

 

講咁耐,開波未?

 

Sorry,開了。

 

一開始,我面對著阿邦,從後攬住波波,輕輕的在吻她的頸。

 

這時,阿邦旁邊的SM女王,也在用盡她手上的法寶去搞慶阿邦,又皮鞭又滴蠟又盛咁,我還記得蚊蚊在電話約她過來時,交帶低千祈唔好留手,抽他多幾下,蠟唔好用低溫蠟。

 

「唔唔...」波波享受地低聲呻吟著,而我亦當然不會讓雙手空閒下來,開始雙手在她的大波波上溫柔地摸著。

 

「呢度唔使好似在公司咁趕,可以慢慢歎...」我在她耳邊說道。

 

「但也不要歎得太慢,我可等不了...」波波在我耳邊說,接著一個轉身,和我打起茄輪上來。

 

由於有觀眾(阿邦)的關係,我做人做到底,開始把波波的短裙揭開,摸她的屁股。

 

「啊啊~~」波波一邊被我摸,一邊在我耳邊輕輕的叫著。

 

「摸入D~」她捉我的手,放到前面,要我摸她的妹妹。

 

我一邊摸,一邊看著對面的阿邦,他好像也看得很入迷的樣子。

 

「你看看對面,那個人是不是好面善?」我特登問她道。

 

「好衰架...第一次帶人來...就玩夫目前...」波波說。

 

「比自己男朋友睇住自己做,係咪好羞恥?」我問波波道。

 

「咁...依家對面個女王係咁鞭打我男朋友,又用高跟鞋尖踏佢春袋,算唔算係妻目前犯?」波波問了一個很有道理的哲學性問題。

 

呢條女有D料到...

 

「應...應該算係...興奮唔興奮先?」我問。

 

「睇到我濕曬了...你話呢?」她答道。

 

這個時候,我也忍不住,一個轉身,雙手捧起波波胸前一對大頭燈在把玩著,把比堅尼個top拉開,在啜她的乳頭。

 

目的,係比阿邦睇清楚波波個Enjoy樣。

 

老實講,我亦都很Enjoy玩她那對大波的。

 

「啊~~佢地開始...打飛機了...」波波望著房間的大「電視」,指著阿邦和SM女王說。

 

這個時候,認真講,當你面前的電視在「放咸片」,間房又有個請返來專門「服侍」阿邦的SM女王,打個J真係小兒科,蚊蚊之前在電話中說好的塞洋呢? 

 

「咁我都唔客氣了」我將波波拉到桌子旁邊,拿起事先準備好的小拍拍,輕輕的打了她屁股幾下。

 

意料不到的,係她對於我打屁股的懲罰,很受落,呻吟不斷。

 

再摸一摸她下面,隔著比堅尼小褲褲都感覺到濕曬,係時候,我上馬了。

 

我把她的小褲褲拉下來後,我用我那已經硬起來的弟弟頂了她妹妹外面幾下,她下面已經漏汁了。

 

「快點...給我...」波波看來也已經忍不住了,退後一步,讓我的龜頭頂了入去。

 

我當然為善不甘後人,順勢捉著她的腰,從後進入了。

 

有別於之前跟她在公司小儲物室的緊張快快完事,跟波波在這裡我可以按著自己的節奏來吊西。不用多久,我和波波就已經合拍地得出「五快一慢」的節奏,大家亦吊到最入,叫到最Hi,這是我們在公司不能做到的。

 

「啊啊啊啊~~啊~~」波波被我一下一下深深的插入,大聲地叫。

 

我一邊插,一邊將她的比堅尼扯了下來,雙手放肆地在玩她一對又圓又大的波波。

 

「大力D~~大力D~~啊啊~~啊」波波要求我叫道,面對這個情況,我只好用盡奶力去執行我的腰部動作,當中力度同角度的精準,務求每一分力都能落到波波體內。

 

「砌呀!砌呀!砌呀!」我落足力,亦咬牙切齒地叫了出來。

 

「哈哈!」波波對我的叫聲忍不住笑了。

 

我望一望阿邦那邊,他也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們在享受著SM女王的打J,看他樣子,不亦樂乎。 

 

「那個阿邦...做的好真實...」波波說。

 

「有沒有一點點罪咎感?」我邊轉體位,把她放在桌面上,邊問道。

 

「真的話...可能會...啊...」波波邊說,我一邊用新體位插她。

 

「唔好停...」她繼續說。

 

那邊廂,我見到SM女王在幫剛剛射了出來的阿邦拿紙巾清理了。

 

我這邊,當然沒那麼快完事,我繼續穩住波波的腰,加速前進,一下又一下的將力量傳到她子宮那裡。

 

「高...高潮了...」波波輕輕的叫道,接著身體一緊,下面把我包的緊緊,搞到我都有少少想射。

 

就在這一刻,我想起了蚊蚊的提醒:「老虎蟹都唔好射入去,否則有曬罪證。」

 

 所以,我再忍一下,在波波回過神來之後,扶起她,讓她跪下來,把弟弟塞到她的嘴中。

 

「唔唔唔...」波波含了我十幾下之後,我真的忍不住在她口入面釋放了。

 

她亦二話不說,全數吞了下肚。

 

「做愛要吞精...」我記起不久之前她衝口而出的這句說話。我溫柔地摸摸波波的頭,心想,過了呢次之後,應該無下次了吧。

 

我望向阿邦那邊,他把褲子都穿起來了,但還在看我們這個「節目」。

 

說時遲,那時快,波波已經用嘴巴幫我清潔乾淨了(她真是一滴都不浪費)。

 

這個時候,房間的燈光亦全部慢慢的亮了起來,牆上的透明電視,亦改為放出了之前阿邦同Stephanie出街,Stephanie用電話影的照片,入面可以見到,阿邦能夠同Stephanie約出街係幾咁開心。

 

「呀...這是...」波波看到那些照片後,呆了一下。

 

到左呢一個moment,我覺得我同波波的交情應該告一段落了。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