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第二章:狗男女

男士通信

男士專屬

Something Wong

魚涌食記-第二章:狗男女

魚涌食記-第二章:狗男女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s://www.menlogic.hk/somethingwong-alan188

為了幫蚊蚊個姊妹Stephanie出返啖氣,加上我亦都想讓波波睇清楚阿邦骨子裡係乜野人(講得似乎好正義咁),我同蚊蚊琪琪等人設了一個局來「裝」阿邦。

 

就在這幕「夫目前犯波波」的表演完結了之後,我們將阿邦出來玩的罪証投放了在大電視中,房間的喇叭亦傳來了蚊蚊的聲音。

 

「係咪大家都釋放曬最近的負能量出來了啦?」

 

「到底甚麼事?」波波望住四周的環境,有點慌張。

 

這個時候,我把衣服遞了給她,讓她快點穿上。

 

「我呢度要講十萬個唔好意思,因為...我們耍了大家!」蚊蚊續說。

 

「大家不妨細心一點看看,我們一直放的,其實並不是影片。」

 

阿邦同波波走到「電視」面前,看了一看,揮了一揮手。

 

當他們都發覺對方的存在時,二人面上一片死青,整個空間亦顯得一片死寂。

 

我覺得,係時候走人了,而對面房的SM女王亦一早就離開了房間。

 

「其實,如果唔係阿邦成日纏住我公司的女同事,我也不想做這壇大龍鳳出來,但是,波波,你現在睇清楚你條仔成日約女出街的真面目了。」蚊蚊說。

 

怎麼我覺得,被睇清真面目那個,應該係波波才對...

 

說時遲,那時快,我已經走入了監控室,脫下頭套,和蚊蚊及琪琪在一起。

 

「波波...我...」阿邦隔著玻璃,欲言又止。

 

「阿邦...」這時波波哭了出來了,她這一哭就不可收拾,完全失控。

 

這時,Stephanie走了進波波的房間,打開了連接波波同阿邦兩間房間的機關暗門。

 

她走到阿邦旁邊刮了他一巴。

 

「你個死鹹濕變態佬以後唔好再在我面前出現!亦唔好不斷係咁用IG約我砲!我唔賣架!我依家避你避到要轉工,過到對面海鬼咁遠返工啦已經!你安樂啦?!」Stephanie說畢後,再刮了他一巴,之後好型地頭也不回走了。

 

真係估唔到Stephanie臨尾會咁樣一下回馬槍爆阿邦。

 

「你過來!」波波命令阿邦說。

 

就這樣,阿邦就走了過去同波波開始細聲講大聲吊(用嘴),甚麼難聽的說話都說出來了。

 

「我地會唔會做得過份左少少?」我問蚊蚊。

 

「點會!咁好睇!」蚊蚊說。「記得用三號cam錄低!」她告訴琪琪。

 

兩個人吵到最後,鴉雀無聲,阿邦繼而先行離開,波波留了在房間中。

 

事到如今,我有點不好意思,話曬我都有份設這個局出來,所以我走了過去睇下有乜可以做。

 

「衰人!」波波一見我入來就鬧我道。

 

「其實...我都係...」我真係唔知點兜。

 

這一刻的死寂,真係令人很不安,好像暴風雨的前夕。

 

我看著她,覺得她快要爆了。

 

「衰人!呢度咁好玩,做乜依家先帶我黎?」她問道。

 

我完全估唔到波波會有呢個反應。

 

「阿邦佢...」我唔知點答佢好。

 

「等我地冷戰一下吧,其實佢出來玩已經唔係第一次的了,今日好在你有戴到頭套佢認唔到係你,否則我就大鑊了!我話我今次係呢度的員工打電話黎請我幫佢地做場大龍鳳,而那個頭套男係場內提供架咋,完全唔關我事,而且點解佢地會找到我的聯絡,我屈左阿邦在這裡玩的時候留過電話資料比呢度」波波說。

 

「咁都得?!」我有點驚訝。

 

「女人一哭哭鬧鬧就乜都得架啦...而且...阿邦他很愛我的」波波說。「不過今次件事搞到那位靚女有心理創傷,真心替阿邦講句唔好意思。」

 

她說的那位靚女,是Stephanie。

 

「你又知佢有心理創傷?」我問道。

 

「一睇就知佢比阿邦搞到神經衰弱啦...」波波說。

 

「但係,阿邦佢出去同其他女仔約炮咁大件事你竟然OK?」我問道。

 

「我來到呢度,比佢見到我被人夫目前其實咪仲大件事?你又唔講既?」波波笑著反問我道。

 

這,我無從反駁

 

「其實我地的僻好,大家在一開始交往的時候已經清楚知道。」她說,「佢未同我拍拖之前喜歡玩的,衣家都戒唔甩,如果唔係疫情關係,我同佢都會去玩一D多人運動的。」

 

「例如多人行山?」我問道。

 

「玩換partner呀...爛gag...」波波沒好氣道。

 

我面上笑了一笑,心裡寒了一寒。

 

你好似唔知我同佢係點識架呵?」她問我道。

 

老實講,又好似無問過,佢地又無講過。

 

「其實係咁咁咁...」波波在我耳邊細細聲說。

 

「?唔係嘛...」她告訴了我之後,我帶點驚訝。

 

原來波波入了大學之後,有份幾好賺的兼職來賺取學費,而阿邦,Let's say,間接地幫她交了很多學費...

 

即係同我地十九幾年前時常北上支助東莞的山區少女們交學費完成學業一樣。

 

而他對Stephanie的那種死纏爛打,波波亦經歷過,所以今次點解佢地兩個會最後以一場冷戰來結束,完全因為他們二人的道德底線有著明顯的問題。

 

簡單D講句,佢地兩個即係「你淫我賤佢夠串」 D friend。

 

「現實社會很殘酷,賺回來的錢都是辛苦錢,這個道理,明的。」我說道。

 

「但咁你同阿邦...」我問道。

 

「都係那一句,等我地冷戰一兩個禮拜,好彩無事的話再算啦。」她說。

 

難得這個女孩子能夠睇得咁開。

 

「但係...」波波感概地說,「我覺得我地的感情係真的,他是真心想照顧我的,我上年亦開始對他認真了。」

 

「好一對狗男女!」呢句說話在我嘴邊忍住,沒有說出來。

 

最後,為表誠意,我Call了Uber送波波回家。

 

「咁...為了懲罰你今次過我一棟,下次可以再帶我來呢度玩嗎?」等車來時,波波主動地問我道。「放心,只係我同你來,唔玩多人運動。」

 

「其實...多人運動都未嘗不可,只要現場無其他男人就得...」我笑說。

 

「咁呀...我睇下可唔可以安排得到。好啦,聽日返工見!」波波認真地說,接著,錫了我面豬登一啖,上車,絕塵而去。

 

我站在店外,也不敢相信剛才發生的事。

 

「我到底睇到D乜?」蚊蚊和琪琪看見波波錫了我一啖,行出來時問道。

 

我把剛才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訴蚊蚊。

 

「果然係一對狗男女!」蚊蚊叫道,「不過,Stephanie能夠出左道氣,咁就算了吧,我對這個姊妹能做的也就是這麼多了。」蚊蚊說。

 

「其實如果佢地之後買樓結婚等錢使的話...可以問下那個女的是否願意來做part time...」琪琪說道。

 

「係喎,佢都幾大波,呢D係人材...」蚊蚊說。

 

我站在她們面前唔知講乜好...

 

「哈哈!你也返屋企吧,辛苦左成個下晝...」蚊蚊笑說。「定還是你想入來喝杯咖啡食D野?」

 

「我返屋企吧,今天很累了。」我說。

 

「咁,上我車丫,我同琪琪送你返屋企。」蚊蚊說。

 

「咁近都送?」我失笑問道。其實距離爭一個地鐵站。

 

「行啦!我架車都起度了!」蚊蚊指住我們旁邊一架保養得好好的掃把佬。

 

「喂,呢架我上!」我笑說。

 

回到家,蚊蚊同琪琪仲賴死要幫我煮埋飯先走,當係多謝我今次的幫忙。

 

「家中真係有(兩)個女人真係舒服好多...」我送她們出門口後,看著桌上的晚飯在想。

 

想不到她們的手藝也真的有板有眼,家裡沒甚麼材料她們就煮了一個雞胸磨菇意粉,蒜蓉包,金寶湯出來,就在我自己一個人吃得起勁時,電話傳來一條訊息。

 

「哥哥,你做緊乜?」

 

傳訊息來的人,正正就是Catherine。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