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第二章:好姊妹

男士通信

男士專屬

Something Wong

魚涌食記-第二章:好姊妹

魚涌食記-第二章:好姊妹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s://www.menlogic.hk/somethingwong-alan189

食食下飯,被Catherine突然傳來一個短訊問我做緊乜,我差點就把口中那意粉噴了出來。

 

咁鬼突然,我真係唔知點答佢好。

 

「關你L事呀?」我咁樣回應返佢。

 

對了,我以前成日咁樣覆佢message的。

 

真係慣左手勢,本能反應。

 

等了一陣,她也沒有覆我一句說話。

 

Shit! 

 

就係咁,我就眼光光對住個電話,直到訓覺。

 

之後,返到公司,過左一個好無聊的一周。

 

波波在經過上次的事件後,跟我好像沒有咁熟絡了,不知是否我上次過了她一棟之後大家都有點唔好意思,這一周她難得沒有提出「可樂加冰」。

 

至於Catherine,我時常不經意的走到她那Team人那邊看看她,當跟她眼神有了交流的時候,她還是對我來一點微笑,但卻不是太過熱情。

 

又時放工的時候,我看見她那邊的同事都走了,就走過去找她。

 

「你點呀?」我問的蠻直接。

 

「我...我...」Catherine有點不知所措。

 

「好在你上次無點樣回複我個message...... 那不是我send的。」Catherine說。

 

「唔係你send咁係邊個send?」我問道,但是,當她一給我一個眼神,未回答我便知道了。

 

Catherine現在的眼神流露著徬徨和不安。

 

那肯定是她女友(不知道這樣形容是否合適)Tina做的好事。

 

「她在Check你嗎?」我問道。

 

Catherine點了點頭。

 

「這個人到底怎麼了...」我有點不解。「我無估錯,你身上的傷痕也是她的所為吧?」我溫柔地問她。

 

她差點就要哭出來了。

 

「我真係唔想麻煩到你...」Catherine說,看來,她以為波波已經成為了她的代替品,我同佢已經無彎轉。

 

就在這個時候,她的電話響起,只見她戰戰兢兢的把電話拿起接聽。

 

她「唔唔唔」了幾句之後,就收線拿手袋準備走了。

 

「不如我送你落樓吧,有乜事你在電梯慢慢同我講...」我對Catherine說。

 

「不用,我自己走吧...」Catherine說畢,便一支箭的跑出門口。

 

我慢慢走回我的辦公室房間,就在經過大門口時,發現Tina已經和Catherine在門外了,Tina跟到上埋公司樓層來接她收工,可說是滴水不漏的全程監管。

 

我還是等了10分鐘才落樓,以確保不會撞到她們兩個。

 

就在我正準備去便利店買啤酒零食返屋企的時候,背後有人拍了一拍我。

 

「Alan哥哥,是你嗎?」

 

拍我的人,是嘉嘉。

 

「點解你在這裡的?」我問道。記憶中,嘉嘉搬了去村屋,離講島區,十萬八千里咁遠。

 

「就是為了Catherine嘛!」嘉嘉說道。

 

不要忘記,Catherine和嘉嘉不知甚麼時候變了好姊妹,仲曾經一齊去蘇梅島跟蹤我添。N咁多年前的事了,大家唔記得,也很正常。

 

「甚麼?她找你了?」我問道。

 

「那當然了,她在跟現在那個女的在一起的時候已經告訴我了。」嘉嘉說,「但我告訴你,那個鬼妹不是甚麼好東西。」

 

「我知道,她昨天用了Catherine的電話來試探Whatsapp入面的聯絡人到底同佢有乜關係。」我問道。

 

「呀...咁癲?咁你地...」嘉嘉問道。

 

「無事,佢問我做緊乜,我答關你叉事...」我說。

 

「哈哈!真係錯有錯著!」嘉嘉道。

 

「咁你來呢度......」我問道。

 

「找你呀!Catherine她向我發出求救訊號了,事實上,她在跟那個Tina在一起的時候,介紹了她給我認識,食過一兩次飯,之後逐漸好像Tina有意無意的將Catherine獨佔了,連以前一齊約埋去做Spa的活動都唔比佢去了。」嘉嘉說。

 

我忽然間想起之前在蘇梅島做Spa的情境...

 

「Anyway,咁點算?」我問道。

 

「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傾吧...你屋企?」嘉嘉說。

 

「咁我地買埋野食就上去吧。」我說。

 

就係咁,我地兩個買了好多啤酒汽水微波爐食物返屋企。

 

「你去換件衫吧,食物等我來,叮野食我拿手...」上到樓,嘉嘉說道。

 

「咁...辛苦你了,杯杯碟碟在那裡,你知道的。」由於嘉嘉以前成日上來找Catherine,所以基本上這裡已經像她屋企咁樣了。

 

我換了件衫,洗了個面,已經聽到微波爐煮好食物的Do-Do聲。

 

但見桌上,啤酒擺好(汽水則放曬入雪櫃),她還把我櫃子裡的真露燒酒都拿出來了,叮好的食物亦在擺盤(我們做了一個特大點心拼盤,中間擺了一個微波爐加熱薯蓉),我就一屁股坐下來準備食野。

 

「好耐無來呢度了...」嘉嘉坐下來,幫我把真露溝到啤酒中,說。

 

「點解唔來?呢度大門隨時為你而開...」我說。

 

但見嘉嘉面紅紅的微笑著低頭不語。

 

「講返正題」我一邊叉燒賣一邊說,「Catherine那邊甚麼情況?」。

 

「不樂觀,有一次她把一條片傳給我,她偷偷錄了她和Tina在家的生活環境,可以說,Catherine現在被她操控了...」嘉嘉說。

 

說完,她就把電話插在我食飯桌旁邊的掛牆屏幕上(用來邊食飯邊睇波用的,好方便),直接投屏。

 

屏幕上面,見到Tina把Catherine的衣服脫光後,邊吻她的身體,邊用鐵鏈把她綁了起來。

 

「點解...咁重口味?」我問道。

 

「你一路睇落去吧。」嘉嘉說,「趁熱快D食野,之後可能食唔落」。

 

我地一邊食,一邊飲啤酒加真露,一邊見到,Tina對Catherine越來越重手。

 

「她後來告訴我,這條片是因為她不聽Tina的話,搞到被Tina懲罰...」嘉嘉說。

 

只見,Tina拿著小鞭子,將被捆住的Catherine無情的抽打。

 

「如果這不是她願意的,我地要去救她!」我堅定地說。

 

我們所看,Catherine應該是不願意的,因為從她的少少身體語言看起上來,Catherine一點都不享受,那個天殺的Tina竟然越玩越變態,拿了一些奇形怪狀的玩具出來欺凌Catherine。難怪她滿身是傷。

 

眼看Catherine慘痛的神情,我有點於心不忍,所以別個頭去。

 

看看嘉嘉,卻見到她一臉通紅,兼兩眼發光。

 

「雖然殘忍,但好似...好High咁」嘉嘉吞一吞口水說。

 

見她看著看著影片,一邊食點心,桌上的啤酒溝真露杯杯清。

 

「喂...你咁飲法...」我說。

 

「Alan哥哥...我睇到有點慶...」嘉嘉說,「怎麼辦?」

 

話口未完,她順手將上衣的兩粒鈕解開...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