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第二章:又一個飲L醉的故事

男士通信

男士專屬

Something Wong

魚涌食記-第二章:又一個飲L醉的故事

魚涌食記-第二章:又一個飲L醉的故事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s://www.menlogic.hk/somethingwong-alan190

以下又是一單飲L醉的故事。

古語云:「真露溝啤酒,好難停到口」

 

呢味野真係好易飲飲下就飲L醉。

 

原本嘉嘉來我屋企,係傾點樣幫助Catherine的,但話口未完,我們在一邊看Catherine被Tina凌辱的片段,嘉嘉卻越飲越High。

 

「Alan哥哥...我睇到有點慶...」嘉嘉說,「怎麼辦?」

 

話口未完,她順手將上衣的兩粒鈕解開...

 

「喂你冷靜D先...」我說。

 

「唔好啦...好熱...」嘉嘉說。

 

旁邊屏幕上正在放著Catherine偷拍的片,Tina正在用一碌硬物邊打邊插的在搞Catherine。

 

「不要再睇了...」我說。順手就拔掉嘉嘉的電話。

 

「喂呀...」嘉嘉不依地說。「你唔比人睇,算點先?」

 

看著她面紅紅在發怒的樣子,可愛得來,也告訴我,她真的飲L醉了。

 

正所謂,眾人皆醉我獨醒,乃係天下間最on9的事,因為通常都係未醉那個埋單,同埋送斷左片的朋友返屋企,如果一個唔好彩,在的士嘔L埋,又要跌幾舊比的士佬,你話係咪on9?

 

所以此時此刻,見到嘉嘉無啦啦醉了(其實係因為啤酒溝真露易入口,溫水煮蛙,醉左都唔知),我把桌上剩餘的酒一口氣灌落肚,我都唔執輸。

 

「喂...你唔留返D比我...」嘉嘉說。

 

「你個杯仲有少少,乾埋佢!」我拿起我杯中剩餘的酒,和她碰了最後一杯。

 

「酒飲完了。」嘉嘉說。

 

「係呀,飲完了。」我說。

 

「我地頭先講緊乜...」嘉嘉問道。

 

「頭先講緊Catherine單野。」我說。

 

「唔係...」嘉嘉說。「我話我睇到有點慶...」

 

「你係因為見到好姊妹被欺負有點火滾的慶,定還是...」我不是太肯定。

 

「我睇到有點興奮...」嘉嘉對我笑說。

 

「頂...我其實都係。」我告訴嘉嘉。

 

「咁仲等乜?」嘉嘉道,伸手出來摸了摸我下面,笑了一笑,接著站了起來,腳步浮浮的往我睡房走了過去。

 

「喂你無事嗎,飲到咁貓...」我起身過去扶她。

 

就在我把她扶起來的時候,她突然向我偷襲

 

「揸波龍抓手!」嘉嘉叫道。

 

「嘩!乜年代呀,仲玩呢招!」我叫道。「係都我出啦!呢招...」說畢,我便用同一手法以彼之道還施彼波。

 

「哈哈!」嘉嘉大笑起上來了。

 

比人抽水仲咁好笑,呢條女真係飲L醉了。

 

接著唔理三七二十一,我已經快快手做齊女生來我家的待客四步曲:

1: 把她抱起

2: 帶到睡房

4: 脫掉衣服

4: 放在床上

 

「咪住!」嘉嘉叫道。「我地食Lin......」

 

「甚麼食Lin...」我努力在腦海中尋找這個term的意思。

 

「這樣...」嘉嘉反過來將我壓在床上,扒在我身上,將嘴脣輕輕的包含著我的Lin,而她的嘴唇,就好像綿花糖一般柔軟,像BB仔在啜奶一樣,啜我。

 

「這個...」我好像有點印象了,那溫柔之中帶著一點貪婪的陰勁,含到我乳頭都硬了起來,對了,就是那種感覺!

 

然後,她開始用舌頭撩我,那還不特止,有時更用牙齒在輕輕刮我,不斷地在循環。

 

那是一種有層次的「食Lin」方式,被食者會四肢無力地攤了在床上任對方魚肉。

 

我記起來了,那年我和Pam姐和Catherine去上海出差,我叫了個外賣,那個外賣妹叫Lucy,陰差陽錯之下,Catherine撞入我房間,遇上了Lucy,而「食Lin」,就是當時Lucy明醒Catherine的一招絕招,能令到對手完全投降任人魚肉的一招高超技巧,很明顯,Catherine將這招傳授了比嘉嘉,就好似降龍十八掌咁,傳來傳去,傳的過程中亦會在技巧上作出技術性調整,青出於藍。

 

當然,我也識得這一招,也用過在Catherine和其他女生身上,包括嘉嘉。

 

「來了!」嘉嘉見我四肢無力但第五肢卻開始生龍活虎,就坐上來用我的弟弟頂著她的妹妹入口了。

 

「Alan哥哥...」嘉嘉閉上眼感受著我下面的宏偉。

 

自自然然,我下面就慢慢的滑入她體內了。

 

「好耐...無見」我邊滑入嘉嘉時她說。

 

也對,對上一次跟嘉嘉在一起,已經不記得是甚麼時候了,不知她最近可好?

 

不過,在這之前,還是做回正經野,就是郁!

 

「啊啊啊~~~」嘉嘉開始慢慢叫起來了。

 

「好大...呀呀呀!」嘉嘉隨著我的加速叫道。

 

「你也好緊...」我說。講真的,嘉嘉跟Catherine在一起學咁多壞壞的東西,現在還保持著當年跟她在海邊屋仔時的感覺(我講佢下面),實屬難得。

 

「啊啊~~~啊啊啊~~~快點...」嘉嘉開始想我更加落力了。

 

我捧著嘉嘉的腰,努力地往上面插,亦感覺到,她的水從洞洞中流下來了。

 

「呀呀...不行了~~」嘉嘉被我的快速抽插插得快要高潮了。

 

「我...不行了...」嘉嘉叫道。

 

「那等等,我們轉一轉...」我一手把嘉嘉捧起,一邊把她轉成在我下面,然後由慢到快的繼續抽插她。

 

「啊啊啊~~」嘉嘉叫道,我知道她快要到頂了,就把弟弟拔了出來。

 

「做乜...快點返去...」嘉嘉略帶驚訝的說。

 

「我現在食Lin」我對嘉嘉說,說畢,就用剛才她用的絕技施在她身上,並用手指幫她服務。

 

「啊啊~~我要...」嘉嘉叫道,但太遲了,她已經被我的嘴巴和指功所融化。

 

「呀呀...唔唔~~」嘉嘉在我的「食Lin」刺激下,到頂了。

 

「你好衰...唔比人...」嘉嘉眼角泛有淚光的說。

 

「更衰的,依家先來...」我話口未完,便把還在堅硬狀態的弟弟再次插了入嘉嘉體內,並以緩慢的速度在前後擺動。

 

「啊啊啊~~」嘉嘉慢慢又開始呻吟起來了。

 

「Double...happiness」嘉嘉說。

 

對,這就是我以前成日同Catherine玩的一個習慣,以保證對方能在短時間內享受兩次高潮。

 

很明顯,嘉嘉也知道這個,又是Catherine教她的。

 

隨著我的速度加快,嘉嘉好快又回復狀態,滿面通紅了。

 

這次,我毫不客氣了,越插越快越大力,直到她又再一次高潮為止,而我,亦控制好時間,和她一起升華到最高境界。

 

「射不射入去?」我臨射前問嘉嘉。

 

「照舊啦...」嘉嘉說。

 

喂...咁即係點...我唔記得左以前通常係射入去定拔出來...

 

那,就射入去吧!

 

「唔唔...」嘉嘉感受著我那噴出來的熱漿,很是享受。

 

「衰人...射了入去...」嘉嘉說。

 

喂...又話照舊...真係唔好意思...

 

激烈運動過後,加上酒意,我們兩個很快就進入了睡眠狀態,睡到早上6點左右,我醒了,當我正想把抱著嘉嘉的手鬆開時,她也醒了。

 

「我們好好想個辦法,一定要將Catherine救出來!」嘉嘉醒過來後第一句就對我說。

 

嘉嘉就是這麼可愛,對朋友的事情很上心,但當然,一訓醒就講呢D,也實在是有點搞笑,但肯定的是,她應該也酒醒了。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