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Alan哥第二章:失戀的療程

男士通信

Lets talk about men.

ArticleSomething Wong

【魚涌食記】-Alan哥第二章:失戀的療程

【魚涌食記】-Alan哥第二章:失戀的療程

第二章:失戀的療程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魚涌食記】Alan哥第二章:我是否失戀了


Catherine就好像風一樣,話口未完,就已經在我的身邊飄走。往日家中出現的熱鬧聲音(呻吟居多),現在已變成樓上傳來的嘈音滋擾。老實說,無論我報警又好,拿支地拖棍喪篤天花板都好,都只會令我更加心痛,所以,不知甚麼時候,我已經在鰂魚涌公園漫無目的地在蕩。

 

以往和她在一起的快樂畫面一一湧現在我眼前,和她第一次在家中打機,她下班後總是喜歡和我一起煮餐蛋麵,她晚上總喜歡先讓我睡在床上,然後就像隻貓一樣無聲無色地跳到床上給我一個突襲...

 

現在的我,感覺到很孤單,真的很孤單,我拿著我那個響也不響的電話,在 Whatsapp中再也見不到那熟悉的頭像(她換了個新的),但是,當我想給她一個 Message的時候,她,總沒有顯示在線。以往,我有理無理都會飛個Message過去轟炸她,但現在,我找不到一個藉口去滋擾她...

 

就是這樣的遊蕩著,也不知過了幾多時間,可能是半個鐘,也可能是幾分鐘。當一個人心情落泊的時候,時間在他而言,是沒有意思的,時間只對應兩個字,就是「難捱」。

 

「On your left!」在這個時候在這一區跑步的女生,以我所統計不出20個,但有著如此長腿和紮馬尾,兼跑過的時候會散發陣陣氛芳兼上圍會擺動得很好看的,不多,Amy是其中一個。所以,當她回頭望我的那一煞那,我就知道她是誰了。

 

「好耐無見呀!」Amy說。

又真係幾耐,加埋依家無曬link,真係想唔返起Amy幾耐無出現過...

「Hi...」我木口木面的對她說。

「你乜事呀?好似好唔開心咁既?」她立時察覺到我有異樣。

「我...無事呀...」在女生面前死頂,係男人與生軀來的特徵。

「唔係喎...識你咁耐都無見過你塊面『嗱』埋一舊的...」她一邊繼續原地踏步一邊跟我說,搞到我面前現在波淘胸湧,我雙眼更係逃避她的上圍...

 

「無事呀...」我說。

「係咪失戀呀?」她問道。一聽到失戀這兩個字,我就望著她,到底我這樣算不算是失戀?

「咪比我估中...」她的神情現在就像見到一隻被人遺棄在紙箱中的貓貓一樣,反而很可愛。

「來吧,有乜唔開心同我傾啦,我依家讀緊心理學。」她說。

「心理學?」我問道。

「係呀,一匹布咁長,邊行邊講啦。」如是者,她放下了腳步,陪我一起繼續行到鯉景灣。

 

就在這段路中,我將我和Catherine的經歷講了給她聽。

「所以我和你第一次的時候你還是單身的?」女人總要親口聽你說這一句話。

「係呀,而且當時我仲係處男添。」我沒好氣的告訴她。

「咪玩啦,咁之後在醫院的時候...」她問道。

「那個時候比較複雜,我差點和一個結了婚的女人起埋一齊...」我說道。

「呀對,我仲記得,你因為咁比人打到入醫院。」Amy說。

「係喎!阿欣之後點呀?」我忽然問道,當然,那是用來轉移視線。

 

By the way,in case大家唔記得,阿欣她是那個在醫院中我幫她完成夢想的女孩,成個過程驚險萬分,牽涉到要駁住醫療器材去監察著她的維生指數,講真,無下次。

 

「哦...阿欣佢好好呀,你出院之後佢身體就好轉好多了,之後更加奇蹟康復了,我覺得,她這個心病,其實真係一個心病,但關於情緒的,當她在你身上嘗過了快樂之後,生命就有了意義,想繼續生存落去享受生命的快樂,身體也一直就好起來了,半年前仲出埋院添,我同佢仲有聯絡。」

「咁神奇?」我問道。「咁真係:生命生命這好傢伙,何時我也說它不錯!」

我唱了一句老歌的歌詞出來。

「乜歌黎架?」Amy問道。果然,林子祥完全不是她那個年代的。

「到我屋企了,上來讓我好好看看你?」Amy說。

 

「嘩,你屋企,豪宅喎!」我說。即係新新淨淨有會所大堂又光潔如新有保安那隻。

「細單位之嘛,之前靠屋企人借首期買落的...」Amy說,「咁我做護士又無乜特別使費,夠供樓有凸,我又淨係鍾意跑步,又唔鍾意買名牌,唔通去醫院返工著到身光頸靚吸細菌嗎...」

「咁又係,其實做護士份糧真係幾好...」我說,而且想到做我這一行常常要同其他人Social,花天酒地買衫買錶,還好屋企剩底有舊層樓在手,算係有個瓦遮頭,否則咁樣使法真係月光族到唔知幾時可以安定下來。想想下,不如轉行做醫護人員...

「到啦,隨便坐啦!」說畢,Amy將她手上的運動手錶除下來,放在她門口玄關小櫃上的一列不同款式的運動手錶堆之中。

「我唯一的興趣係儲呢d手錶!」她含羞地笑說。當然,這些手錶用作甚麼功能,我一清二楚。

「你先坐坐吧,或者想點就點,雪櫃有啤酒汽水,我去洗個澡先...」她說。

 

雖則說是個細單位,Amy這裡卻有兩個睡房,一個用了來作書房,放了很多書,書櫃中除了醫學和運動科學類的書籍之外,亦有很多心理學的書籍,可見她是一個閒時都很愛閱讀的人,真想送她一個寫著「#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的橫匾。

 

說時遲,那時快,她已經沖好涼了。

「你到沙發那邊坐下來吧...」她說。

「乜你沖涼沖得咁快?」我問道。

「係呀,無洗頭,費事你等咁耐啦,而且先頭行多過跑,都未出汗。」她說,接著就穿著小背心睡衣走了出來。

我就這樣坐在沙發上,她則坐了在地上,把頭架到我的膝蓋上。

「屋企好耐都無試過咁多人了...」她說。「係呢,你依家個心係咪好痛呀?」她溫柔地問我道。

「係好痛,好似無啦啦身上面無左忽肉咁...」我說道。

 

「係啦,我好肯定你係創傷性失戀後遺症...」她說。「睇黎你對佢不知不覺間已經動左真心,而這種心病,你一日唔get over with佢,你都唔使指意企得返起身做人。」

「其實我真係唔係幾想做人...」我說道,講真的,試過失戀的人都應該曾經有過這個想法,既然已經生無可戀,還留在這世上幹甚麼?

 

「我其實都失戀過好多次,我明白的,不過,其實只要做一件事,就能夠狠狠地將她忘記掉。」她說。

「做甚麼事?」我問道,因為我現在真的很辛苦,就算叫我走去游渡海泳我都會毫不猶豫地跳下海。

「曾經有個心理醫生同我講過...」Amy這個時候邊說邊起身走入書房。

 

「佢話佢試過同不同的女生談戀愛,但次次都分手收場...」她說,「其實那個心理醫生佢自己都變變地態,難怪女生和他交往了一排就離開佢...」

「心理醫生心理變態?」我問道。

「咁佢讀書勁無計,呢一行好多能醫不自醫的人...」Amy說。

「呢個醫生話,分手後要盡快療情傷...」Amy從書房中拿出一罐藥膏行出來。

「離不開狠狠想著她,狠狠地打個J...」她把藥膏這就丟在我身旁的沙發上,並脫去身上的小背心...

 

(待續)

 

------------

Something Wong,一個對愛情充滿著憧景,喜歡戀愛那甜蜜感覺的純情網絡作家。本來沒有立志寫作的他,卻因為一段又一段感人的文字而認識了一班同樣喜愛閱讀的好朋友。全因有你,Something Wong才能與你一起振臂高呼。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