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Alan哥第二章:物理學

男士通信

Lets talk about men.

ArticleSomething Wong

【魚涌食記】-Alan哥第二章:物理學

【魚涌食記】-Alan哥第二章:物理學

第二章:物理學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魚涌食記】-Alan哥第二章:失戀的療程


在我最難過的時候,我遇到舊相好Amy,原來她現在正在研究心理學,這就對了,我需要一個心理醫生來治療我的情傷,而她給我治療情傷的藥,是一罐藥膏。

 

「要治療情傷...離不開狠狠想著她,狠狠地打個J!」Amy正經地說,接著把藥膏丟在我正坐著的沙發上,脫去身上的小背心...露出一個薄薄的胸圍,粉紅色的。

「嘩,嚇得我,仲以為你想點...」我呼一口氣說。

「咪心急,慢慢長夜...」她跪在我面前的雙腳之間,並伸手過來,摸摸我的大腿。

「來,褲子脫掉...」Amy溫柔地說。我就像一隻乖巧的小貓一樣,她說甚麼,我做甚麼。

「真乖!」她笑說,並把手伸到我的孖煙囪內遊走著。

「你的手很暖…」我告訴Amy。

「做得運動多,血氣好,手自然暖,好多女仔唔做運動,對手好冷的...」Amy雙手一邊在我大腿以上的位置摸來摸去。

「Catherine就係成日唔做運動,對手成日都好凍...」我忽然間想起她...

 

「這樣對了,不要縮,想著她,你看,你一說起她,原本開始硬起來的都跌返落去了,正面面對她!」Amy說。

「你想我…」我有點不明白。

「我想你一直在想這個女仔,一心想著她,想到硬為止,唔使理我,this is part of the treatment!」Amy說,說畢,在沙發旁的小櫃拿了一個睡眠用的眼罩出來,著我戴上。

「但...你不介意嗎?」我有點懷疑,亦一邊戴上眼罩。

「比著係其他時候,我會介意,但做這個療程,是必需的,信我。」Amy說,而戴上了眼罩之後,她還幫我帶上了一隻電子錶,不用問,那是用來量度我心跳的。

「By the way,你這樣問,very sweet of you...」說畢,她在我大腿上親了幾口。

「啊~~」那個時候,我整個人好像鬆了下來似的。Amy見狀,開始在我的兩腿之間親親舔舔。

「呼~~~」我呼了一大口氣出來,心裡的包伏好像頓時放下了,或者是,她刺激中我的死穴。

「你就是個大好人...」Amy說,「不要想那麼多,合上眼,現在只有你,同我...我係邊個?」

「你係A...」我說。

「你再想一想,我係邊個?」她道。

「你是...Catherine嗎?」我問道。

「對,哥哥,是我...你的好妹妹...」我好像聽到Catherine在和我說話一樣...

那是Catherine嗎?我不敢張開眼,生怕一張開眼Catherine就會在我面前消失掉...

「你看!怎麼硬起來了?」她說,接著隔著褲子在輕撫我硬起來的部份。

「呀...好舒服...」我說道。

「哥哥想再舒服點嗎?」面前的「Catherine」問我說。

「可以點?」我笑說,這是我一向和Catherine說話的口吻。

「你話呢?」說畢,Catherine就輕輕的將我褲頭鈕解開。

「哥哥這個時候的褲子就是這麼難脫...」Catherine溫柔地說,接著慢慢把那難脫的褲子逐步逐步的退下來。

「嘩...這麼大了...」Catherine隔著我的內褲一邊摸著我弟弟說,接著,將她的嘴唇貼到我下面,輕輕的親了幾口。

「唔唔~~好硬...」她說:「喜歡妹妹這樣的弄你嗎?」

「喜歡的...我一向都很喜歡...」我說。

「那...你想讓我自己打開禮物,還是你幫我打開?」她問道。

「你喜歡拆禮物嗎?」我問道。

「哈哈!哥哥好衰!」她笑說,接著慢慢把我的內褲頭退下來。「哥哥你還記得中學教的Physics嗎?」她接著問道。

「都比返曬老師了,甚麼事?」我有點不解。

「當中有一課係教Potential Energy的,記得個理論是甚麼嗎?」她問道。

「位能?」我問道。

「仲未比返曬老師喎!」她輕輕地拍了一拍我的龜頭。「Correct me if I am wrong,有一種位能,叫做重力位能,物體品質越大、位置越高,物體具有的重力位能就越多...」她續說,「所以,當我打開哥哥你這份大禮物的時候,它的能量就會...」

說著說著,她把我的底褲揭開,一條龐然大物立即順勢彈出,並打在她的臉上。

「呀嘩!好痛!」她叫道。

「無事嘛?曾經有好多人唔小心比佢刮一野,第二日塊面仲紅左一條痕跡出來...」OK,我說得有點誇張...

「還好還好,好在我閃得快唔係食得太應,否則聽日返工點見人...」她說。「根據物理學的重力位能來說,你有咁大碌,彈出來的能量應該也很大。」

「有無咁犀利呀?」我失笑道。陣間真的要去Google一下睇下呢條物理學定律是不是真的能應用在這個環境中...(利申:中學時理科科目全部僅僅合格)

「哥哥有幾犀利,我最清楚!」她說。這個時候,我好像真的在跟Catherine在互動一樣,她真的在我面前嗎?我戴著那個眼罩看不到,很想把眼罩除下來...

「No!手放哪裡了?」她喝道,「來,示範一下哥哥平時打J最愛的手勢,等下妹妹好好服侍你...」她把我的手放到我弟弟上。

 

咁我就免為其難打了幾下飛機比佢睇。

「哥哥打J的手勢很差呢...平時應該少打是吧?」她問道。

「平時用腰力多,手腕力真係少用...」我說。

「明的,難怪哥哥手腕的肌肉不是太發達...」她說。

「咪玩啦!邊個會手腕的肌肉發達呀?」我又失笑說。

「我!」她說,「要不要試下?」

「哈哈,好吧...」我失笑道。

「那我幫你塗點cream,那是加上草本藥方的,包你話正。」她說。

「咁犀利?」我問道,說時遲那時快,賓周上就已經感覺到有股涼浸浸的感覺。

「嘩!好涼!」我叫道。

「呀!不好意思,我幫你用手摩擦一下加熱就無咁凍!」她說,接著,仔細地幫我賓周的每一吋都薄薄的塗滿了,並開始用手幫我摩擦,產生熱能。

「嘩...這隻cream,很舒服,是甚麼牌子?」我一邊享受著她幫我「產生熱能」,一邊說。

「那是一個皮膚科醫生自製出來的,一般都是給病人用,無添加的,識貨!」她說,「我買回來之後也溝了一些天然草本的麻醉藥入去,令到它成為一種獨一無二的cream...」

「麻醉藥?」我驚訝地問道。

「放心,份量很少,但足以給你回味無窮...」她一便在幫我J一邊說,「你估下我叫這隻cream叫甚麼名字?」

「呀...那會是甚麼名字?」我其實不太想知道...

「九深一淺」她說。

「哈哈,為甚麼不是九淺一...」我說到一半,但立時明白了,「因為麻醉

藥的關係...」

「對,有了它,就可以玩得比較猛烈又持久了。」她說。

 

Amy的這個療程,十分專業,她一邊幫我J一邊和我談了很多引導性的題目,讓我不知不覺地又再次想起和Catherine的瘋狂歲月,而通過我的分享,Amy在掌握Catherine的性格和行為方面又進了一大步,有某個Moment,我真的以為我面前正在幫我打J的女生就是Catherine。這樣的邊打邊聊,我們好像足足進行了一個小時咁耐,難得的是,J咁耐,而且是九深一淺的力度下,我還未射,但看來也快了...

「不過,哥哥,我現在已經有心上人了...」她說,「這個時候,你捨得妹妹嗎?」

「我...我很捨不得...」忽然之間,傷心的感覺突襲了我的心靈,那種心臟傳來的酸酸痛痛,旁人是不能理解的...

「那...哥哥...你還想擁有我嗎?」她問道

「我可以怎樣?」我問道。

「發射到我身上滿滿的把我佔有吧...」她說,接著,更猛力的在Chok我的下面,並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啊~~~哥哥~~~人家很想要...給我射出來...」她向我哀求說。

「那你打大力d,我也快出來了...」我說。

「想著我,我要你一心一意的想著我!」她說。

「Catherine~~」我叫道,這個時候,我滿惱子都是赤赤裸裸的Catherine。

「啊啊啊~~~啊啊~~~哥哥~哥哥~~」她大叫道。

「呀!妹妹~~來了來了!」由於戴著眼罩的關係,我看不到情況,唯有盡力把心中的鬱結都發放出來,而且,還射了好一段時間才停下來。有時候,我們失戀後仲要J返這個前度,就是因為那種對她念念不忘的思念,不過,在和她分開後大家無拖無欠卻繼續消費她,我覺得有點PK,因為她畢竟已經時別人的女人,但又卻因為這種罪咎感,令人很有種犯罪的感覺,很過癮...

「嘩!好多!」她叫道,看來,我真的射到她整臉也是了。

「呀~~呼~~~」發射完之後,無比的累,透了一大啖氣,加上我還是戴著眼罩,此時此刻,睡意漸濃...

「哥哥你休息一下吧,我會幫你清理的了...」說的,是用嘴巴和舌頭幫我

清理,就好像Catherine一樣。

「Catherine...」我又想起她來了。

「看來,一節這樣的療程對你來說並不是很足夠」Amy吞了一吞口水,說。

(待續)

 

------------

Something Wong,一個對愛情充滿著憧景,喜歡戀愛那甜蜜感覺的純情網絡作家。本來沒有立志寫作的他,卻因為一段又一段感人的文字而認識了一班同樣喜愛閱讀的好朋友。全因有你,Something Wong才能與你一起振臂高呼。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