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第二章:枕邊人

男士通信

Lets talk about men.

Something Wong

【魚涌食記】-第二章:枕邊人

【魚涌食記】-第二章:枕邊人

【魚涌食記】-第二章:枕邊人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s://www.menlogic.hk/somethingwong_alan166/

 

失戀要治情傷,而且並不像發燒肚痛一樣,食兩次藥訓一兩覺便沒事,我這個時候的心理狀況,有誰會懂?

還好我遇到了Amy。

有追開文的朋友們,都知道這個喜歡跑步和帶運動手錶量心跳的女生,是一個護士,而這個時候,她是我的心理醫生。

有人說過,在生命中最難過的時候,遇到有人能幫你一把,那人就是你的天使,而這個時候,Amy正正就在我最難過的時候出現。

而今次,她是用兩手技藝來助我渡過這個難過時刻,真的沒想過,打飛機都可以度過難關!

「看來,一節這樣的療程對你來說並不是很足夠」Amy整臉都是我射出來的鬱結,說道。

「唔唔...」我說,其實這個時候,我很累很眼訓,不知不覺間,就睡過去了。

睡到差不多的時候,我感受到床沒我家的軟,更有著一股香香的味道,這種陌生的感覺讓我醒過來了。

我看看四周,漆黑一遍,我看看手上戴著的錶(那是Amy的運動手錶),是凌晨兩點半,原來我在射完後一睡就睡了幾個小時,可能是真的太累了。

這個時候,我感覺到,身邊有著一個既柔軟又滑又香的肉體睡在我旁邊。這時我才想起,我在Amy屋企。

因為我的動靜,這個枕邊人好像亦醒了。

「打搞曬了,不好意思...Amy」我重後抱她一下,說。

「Alan哥哥…」她說「我是阿欣...」這把聲音,有點熟悉。

「呀!」我記起來了,阿欣!這還真是嚇了我一跳!為甚麼她會上到來?

「小聲點,Alan哥哥,Amy姐姐她睡了在出面...」阿欣說。

 

假如你睇到現在還未記起邊個係阿欣,咁你肯定係新讀者了。話說,我好耐之前因為搞了人地的老婆,被打到爆缸入了廠,而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Amy係做護士,而阿欣當時亦係那間醫院的病人,我還了她那臨死前(醫院的人包括她自己都以為無得救)還想初嘗禁果的心願,經過那次插深D都驚她受唔住,驚心動魄的拍拍拍之後,我的傷就好返出院,她卻無故慢慢地康復了(其實有可能真係關我事...)。

「阿欣你衣家點呀?身體好返未?」我問道。在我人生的低潮之中見返舊朋友,尤其是那些執過一劑而又能成為朋友的,值得高興。

「我好好呀,謝謝你,上次在醫院中讓我感受到人生的美好,身體狀況亦漸漸好起來了,因為我知道,這個世界那麼精彩,我要看多d...」阿欣說。

「係呀,這個世界是很美麗的...」我說道。

「而亦有些事情,讓我一試難忘...」阿欣說,「很多謝你篤返醒我...唔...篤返好我...讓我能夠離開醫院!」

而actually,想當日我還真的是篤她,篤到先天性心臟有問題的她個心快到要爆炸,可能這就叫做置諸死地而後生吧,想當日她還真被我篤到快要掛掉了,亦可能是我第一次Diu死人的經歷,但我卻從來沒有想過,我走了之後她的身體會好得咁快!

「唔好客氣,那個時候大家都係病人,就算唔同病都相憐丫...」我說,

再加上,那個Amy亦真係...大家心照啦...」我想講,Amy有少少發神經。

「我明的,Alan哥哥,不過,那間醫院就係因為有Amy姐姐這些護士在,我才可以離開醫院,好好的去看看這個世界。」阿欣說,接著轉過身來,擁著我。

「可以再見返你真係好開心!」阿欣說,這個時候,我發現我與她都沒有穿衣服...大家都在裸睡!

「呀...我地都無著衫...」我有點不好意思,畢竟阿欣也是個剛成年不久的少女(我上次在醫院是查過她的出生年齡才肯答應在Amy和女醫生Sandy在場的情況下,和阿欣篤篤),剛剛見返面,就肉帛相見,成何體統...

「但係我同你都無睡衣,咁唔通睡覺都要著返日頭著的衫嗎?」阿欣說,聽落,又好似幾有道理。

「再者...」阿欣續說,「人家好掛住你...」

「掛住...我?」我有點愕然。

 

「話曬你係我第一次,而且那感覺,我再也找唔返...」她說。

「甚麼感覺?」我問道。

「是...是那...把我...塞得滿滿的感覺...」她說道。

「呀...那...」呢個時候,我又點好意思出聲呢...

「是這裡了...」說時遲,那時快,阿欣已經一手拿著我那開始硬起來的弟弟。

「呀...真的好粗好大...」她說,並開始慢慢的套弄著...

「阿欣...」這個時候,相信無乜男人會把持得住...

「Alan哥哥...」她用她的嘴唇把我的封住,並加以一條舌頭,加強威力。

「唔唔唔~~」阿欣把我啜個死去活來。

「呀...」她終於都閉不住氣,要透一下大氣。

「你知道嗎?」阿欣問道,「你上次雖然把我心臟的病治好...但卻給了我另一個病...」

「呀?!不是吧?我一直有去驗血...」我嚇了一跳。

「你給了我的那個病...是性成癮!」她說。

 

(待續)

------------

Something Wong,一個對愛情充滿著憧景,喜歡戀愛那甜蜜感覺的純情網絡作家。本來沒有立志寫作的他,卻因為一段又一段感人的文字而認識了一班同樣喜愛閱讀的好朋友。全因有你,Something Wong才能與你一起振臂高呼。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