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第二章:變成高手

男士通信

Lets talk about men.

Something Wong

【魚涌食記】-第二章:變成高手

【魚涌食記】-第二章:變成高手

【魚涌食記】-第二章:變成高手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www.menlogic.hk/somethingwong_alan167/


真係無想過,同阿欣會起呢一個場景入面再次相遇,一個曾經病得快要放棄生命的女生,在康復後就如重鑊新生咁,過著正常的生活,不用被困在醫院中整天和藥物及永無止境的治療搏鬥。

 

我更無想過的,係一見面,我和她都赤條條乜衫都無著,而且講唔夠兩句,她已經一口和我打車輪,另一手則拿住我細佬係咁Fing...

 

點解咁猴擒? 相信未曾經經歷過生命邊緣的人,不會如此珍惜當下的每一刻。

 

而另一個原因係,和我經歷過第一次之後,阿欣便患上了另一個餅...性成癮。

 

我成日都懷疑,其實性成癮係咪即係好鬼鍾意搞野,而被心理學家無端白事起了一個學名去解釋這個現象而已,我們廣東話可以用「鹹濕」來形容,英文則叫做「Horny」,而當你因為自己或認識的人太鹹濕而需要去向專業人仕求助時,該專業人仕唔通同你講:「係呀,你真係好鹹濕」。收得錢,梗係要拋兩下書包,這是我對性成癮的見解,而又咁講,我真係未曾遇上過真正有性成癮的人。

 

我望住阿欣,她其實同一個普通廿歲出頭的少女無異,緊緻的肌膚,充滿骨膠原的臉,青春可愛,現在的她,正處於無敵狀態,人見人愛,車見車載。

 

「咁耐無見,比哥哥檢查一下身體先!」老實說,我和她18歲的時候第一次見面時,疾病讓她的身體瘦骨嶙峋,但現在,好明顯地她「好肉地」了不少。

 

「好衰架...」她一邊說,一邊拉著我的手去摸她的胸脯,現在的她,無D都有C。

 

「兩隻手一起...」她說,那我只好盡量配合,無謂要人家失望丫!

 

「呀~~Alan哥哥...」她輕聲叫道。「人家好害羞...」

 

這個時候,我心想,咀裡說好害羞,但你另一隻手在做甚麼?我弟弟都已經被你玩到硬曬了...

 

我把手越摸越落,來到她的屁股。

 

「不要,人家這裡好胖...」她輕聲的說。

 

「那等一下要好好的玩玩!」我說。

 

「但我可以...先幫你...吹嗎?」她天真瀾漫又略帶認真的問我。

 

「當然可以!」吹這個舉動,我無論係任何時候,都無任歡迎的。

 

「那我們玩69吧!」她爽快的說,接著,就急不及待的把被子揭開,轉過身來,才沒幾下功夫,阿欣已經拿著我的弟弟輕輕在舔了。

 

「唔唔...」我從她舔我的動作中,感覺到她有一點心急。

 

「太想念它了...」阿欣說。「還是它最大最壞...」說到這裡,我特登將弟弟擺來擺去,差點打中她的臉。

 

「這些日子以來,你有試過其他不同的?」我問道,並輕輕的用手指撥弄她的妹妹。

 

「好返之後...呀呀~~我為了止癮...」她說道,「一直在找能夠和你匹配的...啊~~」

 

明白了,老老實實,邊有咁易找到和我接近的對手呢...

 

「滿足我吧...Alan哥哥...」她一邊享受著我舌頭的挑逗,一邊說。

 

很多人喜歡玩69,是因為能互有攻守,也有些人是為了趕時間,我們,當然是前者。

 

從我們的前戲中看得出,阿欣已經由一個害羞的女生,變成一個有主見,會做主動的小婦人,這從她貪得無厭地360度兼且上下全方位想吹爆我就能略知一二。

 

「慢慢來...吹爆我你無著數...」我忍著她的咀舌攻勢,說。

 

「哈哈...好的...給你冷卻一下...」阿欣也有點不好意思。

 

她的所謂冷卻一下,是轉了體位,爬到我的身上,用她的妹妹夾住我的弟弟,濕濕滑滑的輕輕在磨。

 

「如果你可以的話,告訴我...」她一邊用手指放在陰蒂上自慰,一邊道。

 

「這樣的話,我隨時可以了。」我告訴她,反正這個情況,最好速戰速決,對手看來有無限體力,這個情況之下,之能快攻。

 

「啊啊~~哈哈哈哈~~~」說時遲那時快,我運勁將我的弟弟攻入她的妹妹,但插了幾下,她就笑了起來...

 

「回來了...啊~~~」阿欣高興地叫道,接著她也開始運起腰勁來配合著我的動作和節奏。

 

「啊啊啊~~~啊啊~~」阿欣坐在我身上不停搖擺著身體,我感覺到,在那窄窄的狹縫中,她的蜜汁也源源不絕的流出來,搞到我下面成身都係。

 

俗語話齋,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其實那是來自19世紀德國哲學家Friedrich Nietzsche的一句話),之前那差點要叫她命的魚水之歡,現在對她來說,小菜一碟,而且,更是一碟美味小菜。

 

難得遇上如此好對手,我當然也不敢輕敵,用上生平絕學,迫她埋牆掛她在身上,拍拍拍到如入無人之境,而阿欣這時亦開始軟了下來,任我擺佈,不過不得不說,她的渴望真的很大,每每是插插下要求打車輪,就是連她自己的腰力都用上,下下用力下下盡。

 

「啊~~再大力點~~把我塞得...滿滿的」阿欣叫道。其實,我已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再大力點,我驚我條腰會斷。

 

「啊啊啊~~~啊啊~~」我把她放了在床上,捉著她的一條腿借力,狠狠的和她活塞活塞。

 

「要...射...了...」快樂的時候過得特別快,定還是我的耐力開始下降...忽然間,高潮的預警在我的體內響起,所以我也告訴阿欣,要她作好準備。

 

「內...內射...please...」她說,「有食開藥...」

 

老老實實,如果一個女孩子,無固定男朋友,但卻又食開藥,都幾得人驚...不過事到如今,無得揀,因為阿欣的雙腳已經緊緊的扣住我的腰,我要走都走不掉,只好盡力頂多幾下,之後在她的體內爆漿。

 

「來了來了...」我說,接著下身一鼓暖流從下面谷上來,並傳到阿欣的體內。

 

「好...啊~~~」阿欣享受著我為她身體再次注射生命之源的一刻,這個時候,她面紅耳赤,很是可愛。

 

「啊~~~好多...」她說道,是的,可能是久別重逢的關係,派彩特別豐富,我射完後趕緊睡在她身後抱著她,怎料這個時候她不是享受著兩人的溫暖時光,而是把手伸到我的兩腿之間,把我那還在微硬狀態下而且濕漉漉的弟弟拿在手上。

 

「求求你,再來...」她哭著求我說。

(待續)

------------

Something Wong,一個對愛情充滿著憧景,喜歡戀愛那甜蜜感覺的純情網絡作家。本來沒有立志寫作的他,卻因為一段又一段感人的文字而認識了一班同樣喜愛閱讀的好朋友。全因有你,Something Wong才能與你一起振臂高呼。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