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第二章:在一起

男士通信

Lets talk about men.

ArticleSomething Wong

【魚涌食記】-第二章:在一起

【魚涌食記】-第二章:在一起

【魚涌食記】-第二章:在一起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www.menlogic.hk/somethingwong_alan168/


和阿欣久別重逢,想不到茶都無飲到一杯,我們就直接在床上發生關係,沒想到,身邊這個已經婷婷玉立(心口仲幾好肉地)的小美人,在享受完一輪溫馨之後,不是在透大氣(這是很多和我發生完一輪大戰後的女生通常會做的事),而是急不及待的把手伸到我的兩腿之間,拿著我那濕漉漉的弟弟,想再來一發。

「求求你,再來...」她哭著求我說。

「阿欣...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我問道。

「我不要,我要再來!」阿欣這時熱淚盈眶的看著我,哭著說。這時的她,就像一個在扭買糖果的小女孩,帶點氣急敗壞。

我從來沒見過會有女生如此「強烈要求」再戰,這也太快了吧...不過她這樣,又幾可愛。

「你也應該讓我那裡先休息一下吧...」我說。

「好吧...但休息的時候,我們可以這樣嗎?」阿欣含羞地問道。

「你想怎...」話未說完,她的嘴巴已經向我的雙唇入侵,繼而連舌頭也佔領了我的口腔。

「唔唔...」她的爽快進攻,我一時候應接不下來,唯又被她狂車了我一輪。

「唔~~唔唔~~哈哈哈!」阿欣一邊嘴我,一邊在摸我的身體,而我,則把手伸到她的頭髮內,輕輕的按摩她的頭頸,這是我喜歡和Catherine親熱時做的動作。

呀...我竟然和另一個女生在親熱的時候還想著她...可惡...

「好舒服...」阿欣的嘴巴終於都放過了我,說了一句話。

「呼!」我透了一下大氣,這個女生的戰鬥力,真的很不簡單。

「Alan哥哥...請不要怪我這樣...能夠再見到你,我很開心...」阿欣說,說到底,她還是一個很乖巧的女生。

「沒事,我明白的...」我摸著她的頭對她說,但其實,阿欣和我的第一次接觸發生過後就患上性成癮,我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

「啊~~~」阿欣忽然呻吟道,原來,她趁我們在說話的時候,就已經把我又回復作戰狀態的弟弟放到她妹妹入面,剛才的一聲,是插入時的叫聲...

「啊啊~~~啊」阿欣這時已經自動地在開波了。這時,她叫的更大聲。

就在她騎在我上面不斷地在活塞活塞的時候,房們打開的聲音傳到我的耳中。

「阿欣還好吧?」探頭進來的是Amy。

差點忘記了,這裡是Amy的家。

我停了下來,但阿欣還是騎在我身上不斷的磨著磨著,看來,她的性成癮還真的幾深。

「她...應該還好吧...」我對Amy說,反正現在阿欣一臉享受。「她身體還可以吧?」我問道。畢竟,她曾經是一個患有嚴重病症的病人。

「你是說她的身材嗎?」Amy笑說,這個時候,阿欣在我身上赤裸裸的,可說
是一覽無遺。

「啊~~不要這樣說我...好害羞...」阿欣閉著眼對我們說。

「那你停下來...」Amy說。

「不要...人家...才和Alan哥哥在一起,停不下來...」她說。

「那手給我...」Amy走了過來,將運動手錶戴在阿欣手上,並拿出她的平板電腦在紀錄著她的維生指數。

「我還在觀察她的身體到底能承受多少...」Amy一邊在篤她的平板,一邊跟我說。

「她還好嗎?」我問道。

「很好的,放心,一開始的時候我還是很不放心,和她做了很久的實驗才放心讓她出去...」Amy指了一指牆上的書櫃,我看了一看,人家的書櫃放書,她這個書櫃滿滿的塞了形形式式的性玩具,又黑又白又機器,而本來的書,則疊了在房間角落。

「曾經有段時間我還以為阿欣是我SP。」Amy說。

「姐姐...來...來嗎?」阿欣見我們談她的事情,可能又怕羞了吧,想轉移話題。

「來吧,今天大家能夠重聚,是個好日子。」說畢,Amy到書櫃中拿了一支小
小的按摩器出來。

「這...這個夠了嗎?」阿欣看見問道。

「有Alan哥在,這個也只是做個點綴一下的作用吧。」Amy說,接著把按摩器拋給阿欣,在床邊脫下衣服,跳了上床。

「現在第幾發了?」Amy問道。

「第..第..二..二..發..了...」阿欣把按摩器放到她的大腿內,邊震邊說。看著這按摩器小小的,力度原來也不小。

「那第三發才再給你!」Amy說畢,一邊舔著阿欣的耳朵一邊說。

喂,請問有無人理過我感受呢?不過,這一刻,我沒有再想到Catherine,到底是不是Amy之前的治療把我治好了?這個我不得而知。其實,我的心靈一早已經被和Catherine的「分手」一事搞到支離破碎,現在,Amy和阿欣,把我的肉體元神也消耗得七七八八,換來的,是睡了一頓好覺,自從我因感情煩惱而弄得人唔似人鬼唔似鬼之後,沒有真正的睡過一次好覺,說的,是睡到天昏跟地暗。

給了阿欣第三發後,我又睡了足足超過16小時,為甚麼我知道?因為我是被粟米班腩飯的香味弄醒的。

「沒有早餐嗎?」我問道。

「哈哈!現在幾點了?還早餐!這個是下午茶來的呀!」阿欣把放在床頭的外賣飯盒拿到床上,坐在我旁邊,說。

「還好,不是晚餐,哈哈!」我笑說。

「為甚麼?你約了人吃晚飯嗎?」阿欣問道。

「咁...咁又無...」我說,因為,我這段日子真的十分摺埋,連Riona、蚊蚊她們都沒有聯絡。

「口張開…」阿欣說,接著一羹熱辣辣的粟米汁飯便遞到埋口。

「這...不好意思吧?」我說。

「沒有甚麼不好意思的,你救了我一命,你想要的話,我整輩子也給你都可以。」阿欣含情脈脈的望著我說。

「你還後生,先不要這麼說...」我說,「隨著你長大,你會遇到一些值得你交付他一生的人。」我說。

「但你口中的那個他,要能夠做到好似我這樣才可以呢...」阿欣笑說。

「好像你怎樣?」我問道。

「餵得對方飽才可以呢...」阿欣說畢,就將一大快班腩塞到我口中。

此情此刻,我唯有笑笑口,咀嚼著口中那塊雪藏魚柳。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試過,當你和一個女生很曖昧,當大家去到一個地步,只要行多一步,大家就是男女朋友的時候,你的內心,會不會有一刻的猶豫,到行不行這一步好呢?在一起,你要對她付責任,那一刻,你還有後退的機會,但假如退後一步的話,則大家變回朋友,尷尷尬尬,之後更可能會互相不再相往來...

這些事,我後生的時候試過兩三個,花也送出來了,她也接受了,卻因為顧慮太多而沒有正式的拖著她的手和她走下去...

「現在,我只有你這個,讓我等了你很久才等到的Alan哥哥!」阿欣看著我咀嚼食物,微笑的說。

我差點梗親。

「是呢,Alan哥哥...」阿欣說。

「我從來沒有真正的和男生約會過,你可以和我去約會嗎?」她面容正經問道。

作為一堂堂男人,有個可愛的女生這樣問過來,我作了一個全世界直男怕且都一定會做的的事,點了點頭。

但是,和阿欣約會,去邊度好?Am I ready for this?

(待續)

------------

Something Wong,一個對愛情充滿著憧景,喜歡戀愛那甜蜜感覺的純情網絡作家。本來沒有立志寫作的他,卻因為一段又一段感人的文字而認識了一班同樣喜愛閱讀的好朋友。全因有你,Something Wong才能與你一起振臂高呼。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