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 第二章:出遊

男士通信

男士專屬

Something Wong

【魚涌食記】- 第二章:出遊

【魚涌食記】- 第二章:出遊

魚涌食記-第二章:出遊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www.menlogic.hk/somethingwong_alan169/


跟Amy和阿欣大戰一輪之後,我睡了大半天才醒過來,「我從來沒有真正的和男生約會過,你可以和我去約會嗎?」阿欣在床上餵我食下午茶的時候問道。

作一個正常男人,被一個像阿欣如此可愛的女生提出約會要求,無論用不用腦去想,都一定Say yes,所以我立即就應承了她,可是,去邊度好呢?

無錯,去邊度約會,因為我不想讓阿欣失望,我想了很長的時間(現實時間都有成超過兩個月了,仲跨左個年),最後,我有個idea,反正都是阿欣第一次和男生約會(但我好肯定不是她第一次約砲),不如來個反樸歸真,重演返我第一次和女生約會的時光。

記得,我第一次約女仔出街,係17歲的時候,和我約會的女孩子,比我大兩歲,是一個剛入大學的大一生,住在我家附近,常常在我打躉的商場出沒,我是被她在揀衣服時所散發出的姐姐氣質吸引到,幾經努力留下印象,才能成功識到她,並約她出街。(仲記得那個時候係膽粗粗在餐廳坐在她隔離桌子的情況下撩佢講野)

 

那個年代,我偶爾會幫隔離屋的一兩個小孩子補習,教他們英文,錢,講真,夠自己買買遊戲,買買衫,而和一個比我大兩年的姐姐約會,當年的我,和現在的我一樣,毫無頭緒,唔自點算好,比較好一點的,是現在我不愁約會要花幾多錢。

「你有無去過長洲?」我在電話中問她。那個年代,我們溝通還是用講的,沒有Whatsapp,也沒有Facebook messenger。

「好呀,我想去長洲!」那些年的那個她說,她沒有正面答我有沒有去過長洲(可能背後笑9我咁大個人點會未去過),可見,她的確比我聰明很多(當年)。

同一條問題,我在Whatsapp中問阿欣。

「未呀,我未去過呀!我們會去長洲嗎?好野!」她興奮地說。果然,不同的女孩,去同一個地方,是截然不同的經歷。

 

想當年,我和她出發去長洲當日,我忽發奇想,想送她花(當然,以現在的standard來說,7到無人有,不過,我見過更 7 的,係有人第一次約會送電話...)

咁又話說,我那時才17歲,送她一大紮花嗎?拿住點樣玩?而且,買完紮花大概都唔使食飯,因為無錢。我想了想之後,決定不送一紮,送一支。硬著頭皮走到樓下花店,花店事頭婆已經見慣見熟,因為我阿媽成一幫襯這一間店買花。

「唔該,我想要一支粉紅色的玫瑰花...」我說。

「乜話?細佬,要玫瑰花?」花店事頭婆笑笑口又大大聲的說道,「送比女仔呀?

「唔係呀...送比阿媽...」我說,「可以幫我包一包嗎?」我問道。

「一支都包?」事頭婆老公,即係事頭問道,好此D包裝紙好貴咁…

「係呀…靚D嘛…」我說道。

「哎呀,衰佬,人地咁孝順你就收句聲啦!要乜色話?粉紅?」事頭婆說,接著幫我在她的一筒粉紅玫瑰花中揀了一支開得一半的玫瑰。

「拿,細佬,呢支好呀,送完之後仲可以擺幾日,抵D!」事頭婆說。

「多謝事頭婆!幾多錢呀?」我問道

「收你平D,5蚊啦!」她說

「喂...呢支賣5蚊,仲連包裝...」事頭面有難色道,但被事頭婆一個嚴厲的眼色擊退。

「多謝曬呀事頭婆,」我放下5蚊道,「記得唔好話比我阿媽知!我想比個驚喜佢!」我說,接著拿著那支花,直奔去巴士站。

 

 

我知道,我阿媽今日唔知,後日或者大後日一定知,街坊街里,邊有秘密...不過,一兩日,夠我行動了。

第一次同心儀的女生約會,當然緊張,就在乘巴士到碼頭的一段路,我已經將可能會發生的事都在腦海入面預演一次,例如去邊度買野食,同佢去邊度影相(我帶定幾筒菲林),去邊度送花比佢,等等。點知,一落巴士,就比我撞到佢...原來她早到了,在巴士站等我。

「Stella…」那是她的名字,

「我都係剛到,一行到過來你就落車了,呵呵!」她說。

這邊廂,返到現在的時間軸

「Alan哥哥!」我在阿欣家樓下接她。

「嘩,你今日,好靚女喎!」做了咁多年人的經驗告訴我,女仔,你幾時都讚得,尤其是當她們年過30之後,無乜人會讚佢地靚。

「係?條裙嗎?」阿欣興奮地問道。

其實,後生女呢個年齡,著乜都好睇

「係呀,真係可愛到呢...」我想敷衍一下答她。

「那...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今天...沒穿內褲!」她說。

現在的女孩子,甚麼時候變得如此簡單粗暴直接了?

「甚麼?!」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阿欣則用天真無邪的笑容來對住我。

「呀...咁樣呀...送比你的...」我將手上那一支玫瑰花遞了給她。這支玫瑰的顏色,跟我成世仔第一次送比Stella那支,一模一樣,當然,包裝沒有當年那麼「娘」了。

「嘩!」阿欣看著那支玫瑰花說,「這是我自出了醫院之後,第一次真真正正的收花呢!」說畢,她親了我的臉一下。

「呀...我因為乜都唔識,所以無準備到甚麼給你...」阿欣想了一想,說。

「不用啦,男仔約女仔出街,當然是男仔送禮物啦!」我說。

「不可以!我也要送點甚麼比Alan哥哥的!」聽得出她的語氣有點焦急。

「慢慢想,不急,我們先去碼頭!」我拉著她的手,一邊行一邊到街口Call Uber。

「Alan哥哥,你的手好暖,我好喜歡...」阿欣說。

 

在Uber上,阿欣把頭靠到我肩膀上把兩眼合上...

「我昨晚緊張得睡不著覺...」只見她朦朦朧朧地就睡著了

「你女朋友幾可愛呀...」前面的Uber司機說,老實講,如果唔係見佢個樣已達銀髮中年,而且又老老實實,我肯定打鑊佢。

「係呀...佢係咁,細路女...」我是旦答她。

 

看著阿欣睡著手中仍然緊緊地拿著我送給她的玫瑰,這一刻,我也覺得她蠻可愛

而看著那支玫瑰,又令我想起和Stella的第一次離島行。

那天,特別大風,我們坐在船倉內,閑談著長洲有甚麼地方陣間一定要去看看

忽然之間,我見到Stella臉色一沉,開始不怎無麼說話。

「怎麼了?」我問道

「有點暈船浪...」她說,並從手袋中拿了一小瓶藥油出來..

「你不介意吧?」她問我道。

介意?Are you kidding me?那是我的女神哦!我立馬搖頭。

「好吧...不好意思,我容易暈船浪的...」她說畢,就將藥油塗了一點

點在鼻子下面,接著就把頭架在我的肩膀上。

她的長髮,再加上這是我和喜歡的女生第一次如此親密接觸,我緊張到有點發抖。

這個時候,Stella將她的手放了在我的心口上,笑了起來。

時間軸,又回到現在。

這個時候,我們已經上了船,因為船上無乜人的關係,我們找了個寧靜的位置坐了下來。

「對了,Alan哥哥...我想到送你甚麼了!」欣欣笑說,接著從她的小手袋裡拿出了一個搖控的開關掣給我。

「這甚麼呀?」我問道。

「你按這按鈕試試?」阿欣說,說時遲,那時快,她的小手袋就已經震了起來

「呀!莫非這是...」我驚訝地道。

「我手袋入面只有這個能夠送人...」Stella說,接著把她的裙子拉高,露出她那光滑的三角位置...

「希望你喜歡...」接著,她從小手袋中拿了一個光滑的小部件出來,放了在兩腿之間。

喂!你想做乜?!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