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第二章:約會的感覺

男士通信

男士專屬

Something Wong

【魚涌食記】-第二章:約會的感覺

【魚涌食記】-第二章:約會的感覺

魚涌食記-第二章:約會的感覺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www.menlogic.hk/somethingwong_alan170/


一個自少在醫院中渡過童年的女生,在出院前被人(我)篤到患上性成癮,這

個女生的成年時期,注定跟別人不一樣。有時我會想,到底,我是拯救了阿欣

,給她做人(和愛)的正能量,還是推了她去一個萬劫不復的地獄?

 

和阿欣去離島約會,因為我用回第一次約會女生(比我大兩年,名叫Stella)

的招數,想給她那種兩小無猜的初戀感覺,送了她一支花,萬萬想不到的,是

阿欣那麼急著給我回禮。

 

而那份禮,正正就在她兩腿之間。

 

「你做乜出街唔著底褲?」我細細聲問她。

 

「我有帶呀...」她說。

 

有帶?這到底是甚麼邏輯?我袋住兩個口罩咁唔通就唔使戴啦喎...

 

說畢,她將她手上那光滑小部件貼了在自己的妹妹上,之後展露著天真的笑容

,對我說:「按一下搖控上的按鈕...Alan哥哥」

 

面對著這麼可愛青春的一張臉,只要不是殺人放火的事,我都會做。

 

就這樣一按下去,慢慢的,阿欣臉上的笑容開始變成輕輕鄒著眉頭,之後看她

開始有點興奮起來,臉也紅了。

 

「啊~~」她輕輕的呻吟了出來,看來,這個小部件,真的很夠力。

 

「停一下...」她說,我立時把搖控按鈕按下,她的表情,又回復到之前的

天真瀾漫的表情。

 

「呼~~」她舒了一口氣,「其實這是一套三件的產品,還有一條內褲,在這

裡。」說畢,阿欣在袋中找了一條小小的三角褲出來,在三角褲的三角位中打

開了一個剛好能收納那個「會震的小部件」的收納空間,把它放了進去,接著

直接把那小內褲穿上。看得出那條小內褲有點緊,把那個小部件緊緊的貼住

...她的...三角位下面...

 

「再按一下試試」阿欣說,接著把我手上的遙控器按鈕按下,她接著眉頭又鄒

起來了。

 

「好...好...停下來吧...」她說。

 

「我們的船程還多著呢,趁現在附近無人...」我說畢,把威力調到中等,

之後把搖控器放了在褲袋中。

 

「你好衰...」她說道。

 

「你是為了今天的約會而買這個的嗎?」我親了她的臉一口,問道。

 

「不...我常常放在包裡的,有時後急起上來...」她說。

 

「你真的很嚴重...」我說。

 

「都怪你...」她說的,是那一年,我被人打到入醫院,在留院期間遇見了

她,執了她一劑,令她重拾做人意志的事件。

 

說時遲,那時快,她的嘴巴已經貼了在我的嘴上,這種被要求打茄輪的行為,

一般女生,我都會想一下,偶爾會將她們推開,不過,像阿欣說,搞到她今日

咁,都真係怪我,所以,我配合她的主動,擁著她,吻下來,豁出去。

 

「這...很浪漫...」阿欣看著窗外的海景,說。

 

「跟男孩子在一起,理當如此」我說。

 

「我認識的男孩子都不是這樣...」她說。

 

「即係點?」我問道。

 

「之前識過幾個男孩子,他們都不會帶我出去這麼好的地方的。」

 

「那你們去哪裡?」我好奇問道。

 

「食完茶餐廳之後去時鐘酒店開房...個個都係咁...」她說。

 

「在哪裡識的?」我問道。

 

「那個約炮APP。」她說起來也好像有點不好意思。

 

「這個,我Download完下來之後玩過一次就無再用了...」我說。

 

「點解?」她問道

 

「這個呢...因為...忙。」我說。

 

「工作忙嗎?」阿欣問。

 

「也不是...」我說。「你當我感情比較豐富吧...」我說道。

 

「這個,明白的,我也能感覺到,Alan哥哥是個很溫柔的人,你應該很多女孩

子喜歡你吧?」阿欣說。

 

「還好吧...不過,最近和一個交往了一段日子的女孩子分開了,我倒是很

專一的,這事件,傷得我很深。」

 

「是的,我也聽Amy姐姐提過,她這段時間一直在治療你的情傷。」阿欣說。

 

「那種痛苦,是打從心裡痛出來的。」各位試過失戀便知,心痛這個感覺,是

真的。

 

「我的心臟天生不好...」阿欣說,「所以,看來我都不會用情太深了

...免得幸運撿回來的命就此送掉。」她看著我,含情脈脈的...又說不

會用情太深,那這眼神又是甚麼?

 

「幸好我遇到的是你!」阿欣說,「一個不會定下來的人,讓我無期望,也不

會失望。」

 

「乜我真係咁差?」我苦笑問道。

 

「Amy姐姐說的,她說跟你第一次認識,是One night stand」阿欣說。

 

「那倒也是...我跟她,也算識了很久了...」這令我回想起第一次和她

見面的時候,紮馬尾跑長跑的女生。

 

「其實我真係一個靠不住的人。」我說。

 

「呀!我們是不是快要下船了?」阿欣望著窗外問道。

 

見到陸地,當然是快靠岸邊了。正所謂,長洲賓客人數多,即使是閒日,這裡

總是有一定數量的遊客,好彩,未算人迫迫。

 

「好肚餓呀...」阿欣忽然扁了嘴說。

 

「一落船就肚餓?」我問道。

 

「我驚會暈船浪,所以朝早無食早餐...」她說。

 

這也是,無坐開船,暈船浪唔出奇,尤其是阿欣小時候多數時間都在醫院渡過

 

「那我們先去找些東西吃吧!大粒魚蛋、芒果糯米糍、烤菠蘿,點睇?」我問

她道。

 

「你話事吧,我乜都食!」看著她那兩眼發光的眼神,十分可愛。

 

話口未完,我們已經來到門口擺著一串又一串小食的小店,阿欣急不及待指指

點點叫了四五串小食,正當她想拿起來一下咬落去的時候,我喝止了她。

 

「等陣!等我來!」我叫道,差點嚇親在旁邊買墨魚丸的日本妹遊客。

 

「你...你要先吃嗎?」阿欣口震震地問道。

 

「唔係,你張大口丫...」我說,隨即餵她吃魚蛋。

 

「記住,朋友之間吃東西,各自吃,情侶之間,餵著吃。」我說。別忘了,今

天和她出來,是約會,這些規格必定要做足。

 

「看來,約會還真的很好玩呢...」阿欣面紅紅的吃著我餵她的魚蛋。

 

看來,阿欣沒有去過香港甚麼地方這一點可是真的,在長洲,帶她去看看廟,

看看大石,已經讓她樂上了半天,而且電話上面滿滿都是我們在不同景點的自

拍照。

 

來到長洲,怎能不去探索一下那海盜大王的足跡?

 

「Alan哥哥,我給你的那個遙控器,可以用一下嗎?」阿欣輕輕的在我耳邊問

道。

 

「甚麼?依家?!」這個時候,我們正在爬張保仔洞。

 

「是的...麻煩你...一下...依家....」她說。

因乜事咁緊火呢又...

 

「好吧...」我伸手入褲袋把那個搖控器拿了出來。

 

「呀...怎麼它是開著的?」我看著它,說。

 

「對...麻煩你...關了它...」阿欣說,「否則,我爬不到出去

...」

 

「呀...對不起...」可能是我爬進來的時候碰到,開著了。

 

「沒事...她說...在漆黑中無啦啦震起來...很爽,很刺激。」阿欣

說,不過,說到這裡,我還未把它關掉。

 

「衰人!」她叫道。

 

「求求我吧。」我說。

 

「求你了...我這樣受不了!」她說。

 

過了點癮,我立即收手,按下按鈕,阿欣頓時鬆了一口氣。

 

「Alan哥哥好衰的!」阿欣爬出洞後依偎著我,說。

 

「怎樣衰?」我問道,並伸手入褲袋,再次按著那個開關。

 

「啊~~」阿欣看來又感覺到那震蕩。

 

「這裡附近...有房間嗎?」她問道,「我快忍不住了...」

 

「一早租好度假屋了。」我說,並把她帶到我預先在網上訂好的小屋。

 

走到小屋門口,我拿出這間屋的門匙。

 

「你是甚麼時候拿的?」阿欣問道。

 

「是昨天。」我說,並打開門,她一看見屋內的布置,叫了出來。

 

是的,我早在昨天就已經來了長洲拿了房間,並在入面灑滿了粉紅色玫瑰花瓣

,還擺了心心汽球,那片玫瑰花地,足足用了我兩打玫瑰先做到這個效果。這

個,是我以前一直想做的事,以前和Stella在一起的時候因為年輕沒錢的關係沒

做到,今天,算是還了自己一個心願。

 

「好浪漫...」阿欣兩眼濕濕的說。

 

「去約會嘛,這種小驚喜,時不時會發生的。」我說。

 

接著,我把她帶到床邊,正想幫她寬衣解帶,怎料卻被她一手推了在床上。

 

「Alan哥哥,多謝你...為我做了那麼多,等下別怪我...」阿欣說。

 

「怪你甚麼?」我問道。

 

「怪我今日要太多...」她說,接著,把內褲脫了下來,放了在我的臉上,

那小褲褲實在濕得透了,而那個東西此刻還在入面震動著,對,我忘了把它關

掉了。

 

說時遲,那時快,我的褲子被她脫下來了。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冒犯了,Alan哥哥。」阿欣說。

 

(待續)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