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第二章:長洲賓客人數多

男士通信

男士專屬

Something WongArticle

【魚涌食記】-第二章:長洲賓客人數多

【魚涌食記】-第二章:長洲賓客人數多

魚涌食記-第二章:長洲賓客人數多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www.menlogic.hk/somethingwong_alan171/


因為長洲乃係一個熱門的旅遊勝地,為了方便我這次和阿欣的約會進行,我一

早就在長洲Book好了房間,並在入面布置了粉紅色玫瑰花瓣和心心汽球,都是

傳統的約會女生套路,怎料,阿欣受到不得了,還一來到就脫掉內褲,急不及

待的也把我的褲子給脫掉。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冒犯了,Alan哥哥。」阿欣對我說。

「行左成日,口不口渴,要不要飲啖水?」其實我好鬼口渴,不過她把我的褲

子退了下來,我走不到去拿水。

「拿!」阿欣走到床頭,拿了一瓶礦泉水,打開喝了一口,遞了給我,說:「

我也得濕一濕喉嚨。」

「呀!你還準備了蠟燭,有花香的呢!」阿欣看見我在床頭擺的香味蠟燭,在

IKEA買的,平靚正,順手便拿起放在旁邊的打火機,把蠟燭點了起來。

估不到她的動作那麼菱巧,正當我還在喝水的時候,她不知甚麼時候已經來到

我兩腳下面,把我的弟弟拿了出來。

「唔唔...」阿欣這個時候已經把他放了在口中,開始慢幔地用舌頭在刺激

他,而我,則一邊在喝水,一邊在欣賞這個場面。

「嘩...這樣比你搞法...」我把那瓶水喝完,一手丟到垃圾筒裡去,說

。當然,阿欣只用了喝一瓶礦泉水的時間,就把我下面搞到硬繃繃了。

「看!又肥又大又粗壯!」阿欣把口鬆開,我的弟弟應聲彈出來。「而且又長

...」她忍不住拿在手上把玩。

「正所謂,長洲賓客人數多...」我說。對,這句說話應該不是她那個年代

的。

「甚麼?」她問道。

「也許你沒聽過,這句話是要調轉來讀的」。我告訴她。

「多數人客賓...哈哈!Alan哥哥,你好壞!你當我是甚麼了?」說著說著

,她一手把我推到床上,之前灑到成床都係的玫瑰花瓣被我的體重彈到滿天飛

舞。

 

「嘩~~好浪漫!」阿欣說。

「喜歡嗎?」我問道。

「從這個角度看,更為宏偉!」她跪了下來,扒在我兩腳之間,並開始一邊舔

我的蛋蛋,一邊用手把我的弟弟輕輕的套弄著。

「啊...好舒服...」我說。

「這一發,我不會讓你那麼輕易射出來的,你那裡先讓我玩個夠...」阿欣

直白地說。我則聽得有點慌。

說著說著,她開始用舌頭按摩我的蛋蛋,阿欣的舌功真的不知道是哪裡學來的

,輕重分明,單是這樣已經搞到我慾火焚身。

「這...這舌頭...怎樣練回來的?」我問道。

「還會有誰?Amy姐姐呀!」她說,然後,我腦海中就出現了Amy和阿欣在吃

海鮮的畫面,再加上阿欣在下面用她的舌頭「推Ball助瀾」,那感受是多麼的深

「可以打大力點嗎?」我有點不夠喉。

「沒有,能維持你的硬度就夠了...」她說,「否則我點玩夠皮?」

OMG...

說時遲,那時快,阿欣已經把我的蛋蛋含了在嘴巴內不斷的在攪動,吸啜。

「正呀...不過...呢一招...Amy點教你?」我問道。

「唔...」她示範了一下龍吐珠,爽得我差點嘩了一聲出來。

「這個呢...」她說,「不是在她身上學的...哈哈!」她抹了一抹嘴巴

上的口水,說。

「那...不要告訴我,我不想知道,我們繼續吧...另一邊唔該...」

我說,說畢,阿欣便又埋頭苦「幹」我另一邊了。

我雙手放了在頭上,肉緊地享受著阿欣的挑逗,她時輕時淺,有時啜有時咬,

未到最後一刻都不知道她開邊一瓣,話晒都係自己粒丸,她這樣為我帶來了無

窮的刺激和興奮。

「看,有幾塊花瓣沾了在上面...」阿欣指著我的龜頭說。「我幫你把它們

舔下來...」

 

說著說著,她便用舌頭輕輕的把粘在我弟弟上面的玫瑰花瓣舔走,舔乾淨之後

就好像在吃雪糕一樣,繼續貪婪的在吃我小弟弟。

「唔唔...唔」阿欣吃我弟弟吃得津津有味。她除了吃之外,還周不時用舌

頭在舔我那裡的周邊地帶,將我搞到欲罷不能。

「嘩嘩…頂唔順,想射...」到了某一個點,我開始忍不住了。

「嘩哈哈!出汁了!」我的龜頭忍不住分泌了一點點體液出來,那是射之前的

先兆...

「好了,那係時候到你了,Alan哥哥…」她停了下來,轉而跳上我的床,把屁

股對向我,並用手指彈了幾下我的弟弟,試圖讓他冷靜下來。

我差點就走火...

阿欣這時的妹妹當然對著我,而我仔細的看了一下, 發現她還是處於濕潤的狀

態,

「啊~~」阿欣把手指伸過來,自顧自的在搞自己下面。

「看...看清楚...啊~~這樣...然後這樣~~」她告訴我說,這說

明,怎樣玩她的下面。

看懂後,我照做,而且還加上舌頭助攻,不過,在長洲行了一整天,她下面的

味道比較濃,加上她整天的內褲都是濕的,我舔了一會兒之後便轉為全手指進

攻。

「啊啊~~~是這樣了!舌頭!舌頭!」她喊道,而且下面亦越來越濕,我亦

加猛我的指力。

「唔唔!!唔唔...」這個時候,她又用口含我的弟弟,但因為顧得下面顧

不得上面的關係,即使她含著我,沒有為我帶來太多刺激。如是者,我玩了她

下面足足十幾分鐘,成面都是她流出來的蜜汁,我們的體味,再加上香味蠟燭

的加成,整個房間都瀰漫著淫慾的氣色...

「啊啊~~~到...到...」搞下搞下,她忽然停止了身體的郁動,叫道

,「夠了...夠...」她忽然說道。

「到頂啦?」我問道。

「對...」她透了一大口氣道。

「不過...這只是前菜...」阿欣隨後說。

 

「那怎麼好意思?要你辛苦了...」我說,不過,辛苦那個,應該是我才對。

「我們去沖沖涼吧...」阿欣回過神來,說。

「是的,我隻手成陣味...」我說。

她看著我,扁了扁嘴。

「香的!」我說。

酒店房間的浴室還算乾淨企理,最重要是地方夠大,容得下我們兩個人。

「是我幫你沖,還是你幫我沖?」我一邊開花灑開熱水,一邊打趣問道。沒有

給她我們各自沖的選擇。

「那當然是你先幫我沖了!」說畢,她就開始在自己身上塗沖涼液。

「我的身體就交給你了...」阿欣咬著脣說道。

面對著眼前這一個濕濕滑滑的肉體,我吞了一下口水,這個阿欣,一臉稚氣的

,卻淫到入骨子裡,真的很過份。

籍此,我對她上下其手,此時不玩她的雙乳玩過夠,更待何時?而很快地,她

也開始樂在其中,發出沉沉的喘氣聲。

「好衰架...記得洗人家那裡...」阿欣捉著我的手,慢慢地摸到她小妹

妹那裡。

對女生來說,小妹妹很敏感亦很易受感染,我輕輕的把她兩腿撐開,把水溫稍

稍降低,水力也減輕了一點,溫柔地灑在她那裡。

「啊~~好舒服~~」阿欣說,接著嘴巴靠了過來,給了我一個吻。

「唔唔~~唔~~」她一邊咀我,一邊享受我給她下面的「水療」。

「來,那裡給我...」她說,接著,一手捉著我的小弟弟,塗了一點沖涼液

在上面,不斷的輕輕前後套弄。

「我來幫他清潔...」

「啊...沖乾淨一點,麻煩你...」我說。

「這樣嗎?」她開始加重力度。

 

「對對對!呀!喂!來吧!我看沖得差不多了。」我說,接著就把水喉關掉,

趕緊拿毛巾抹乾身體,把阿欣抱到床上。

「喂我仲未同你沖乾淨...」她說。

我二話不說,嘴巴錫了過去,封住她的咀。

「哈哈哈!」她一邊跟我打車輪,一邊在笑。

我很自然的,就把她按了在床上,男上女下,一邊嘴,弟弟一邊找入口進入。

「啊!這裡...」阿欣輕輕的捉著我弟弟,一邊指導著怎麼「泊」進來。

「對...對了...」她方說畢,弟弟就感覺到一片濕潤和溫暖。

「你怎麼可以保持到常濕?」我好奇地問。

「很自然的,跟你在一起,就濕了...」阿欣也感到很神奇。

對此,我有一個理論,好簡單,四個字:「天生淫底。」

「啊~~啊~~啊~~」我一邊說,下面沒停過向阿欣推進。

「Alan哥哥...」阿欣一邊看著我,說。

「甚麼?」我問道。

「啊啊~~我~~」阿欣被我插得難以說話。

「你想說甚麼?」我減輕了力度,減慢了速度,問道。

「I Love You…」阿欣說。

不知道大家怎樣看,當一個可愛的女生對你說這三個英文字的話,你會害怕?

會開心?

對我而言,我會硬。

這個時候,我感覺到下面有一股真氣湧了上來。

「來!轉體位!」這股真氣,不要浪費,我把阿欣拉了起身,去了她後面,來

一個老漢推車。

「啊~~好硬!」阿欣說。

 

「受死啦!」我捉著阿欣的皮股,下面起勢的推。

「大...大力點!」阿欣叫道。

這個時候,我出盡九牛二虎之力,將身體的動力轉化為熱能轉到阿欣的下半身

「要再轉一轉嗎?」我問她道。

「不...不要...就這樣...啊~~」她說,看來,這是她最喜歡的體

位之一。

如是者,我們就這樣一前一後的進行了十多分鐘,除了體力上有點累之外,我

也看來快到頂了。

「要射了...呀!」我警告阿欣說。

「裡面!裡面!」阿欣緊張的叫道。

這個情況之下,應該沒幾個男人能夠冷靜分析,所以她說裡面,我就裡面,而

且係即刻。

「啊~~來了!」我叫道。

電光火石之間,千億兵馬就殺入阿欣體內。

「弊...有了BB點算...」我回過神來才醒起。

「邊有咁易...」阿欣用老練的口吻說。

「另外,誰讓你把我們的約會弄得那麼完美...我決定了,到明天退房前我

們只做兩件事。」她堅定地說。

「哪兩件事?」我問道。

「做愛和休息。」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