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第二章:休息工作再工作

男士通信

男士專屬

Something WongArticle

【魚涌食記】-第二章:休息工作再工作

【魚涌食記】-第二章:休息工作再工作

魚涌食記-第二章:休息工作再工作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http://www.menlogic.hk/somethingwong_alan172/

 

和阿欣的長洲之旅,還以為日頭去行山玩水已經是很消耗體力,殊不知一到了

房間才開始浪漫起來,已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說的一發不可收拾,除了是將千億兵馬殺入阿欣體內之外,還有阿欣之後的反

應和要求...

「我決定了,到明天退房前我們只做兩件事──做愛和休息。」她說。

喂...呢樣野,需要雙方一起決定架喎好似...

「例如呢?」我擁著她問道。

女生在完事後,總喜歡攬攬錫錫。

「你說呢?」阿欣把我推開,然後拿紙巾幫我細心的清潔下面。

好明顯,一係阿欣不喜歡攬攬錫錫,一係她覺得我們還未完事。

「擦乾淨了,Alan哥哥,你先休息一下吧...」阿欣對我說,然後她去了洗

澡。而說時遲,那時快,當我剛看完手機的Message,剛把手機放在床頭,她已

經沖完涼包著浴巾出來了。

「咁快?」我問道。

「係呀,陣間要沖好多次,所以不能沖太耐,隨便洗洗就好。」她說畢,把浴

巾打開,青春的肉體又再一次赤裸裸的展現在我眼前。

「來,我們一起休息一下吧,不要浪費時間。」阿欣說,並把我的衣服扯開,

掉到地上。

「衣服呢D咁既身外物,Check out先著啦...」

 

「咁如果我凍咁點算?」我問道。

「你有我丫嘛...」阿欣說畢,攬了過來,那柔軟而嫩滑的肉體,夾著年輕

女生的獨有香味,這真真正正是溫柔香。

 

接著,我們兩條肉蟲,開始親親錫錫啜啜,我亦開始放鬆了身體,讓剛才的劇

烈運動帶來的緊張感消除掉,而且有點眼訓,睡了過去。

睡夢之中,我感受到兩腿之間有著一股暖流,很舒服,不過這種舒服感,隨即

變成一種繃緊的感覺,我睜開眼一看,見到鮑魚。

那是阿欣的鮑魚,不知道甚麼時候,她壓了在我的身上,轉了方向,屁股向著

我,在吹我弟弟。

「呀...你醒過來了...」阿欣察覺到我醒了,說。

「你咁樣,死的都比你吹返生啦...何況只是睡著...」我說。

「我見你睡著了,但弟弟卻很精神,所以...」阿欣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呀...無事的...佢係咁,唔好意思...」我說。

「咁我地先玩69,然後再玩騎乘位丫,你剛睡醒,熱一熱身先...」阿欣說

「那...會不會有點快?我有少少肚餓...」我說道。

「唔怕,我袋裡面有Energy Bar,陣間比你...」阿欣說,之後徑自繼續吹奏

我的樂器。

「Alan哥哥身體好...」阿欣說,「咁快就恢復元氣...」

「成日要體力勞動,無計,操得多...」我說。大家不要誤會,我說的是成

日做一些擔擔抬抬的工作罷了。

「那你現在不要淨係我勞動先得呀...」阿欣說,之後擺了一擺她的屁股。

「好...來了...」既然都叫到,無理由停曬手,所以我又開始動手動口

的在食海鮮了。

「啊~~開始濕未~~~」阿欣問道。

「濕了...」我說。

「那騎乘位...」話到未說完,阿欣便坐起來,一手抓著我的弟弟,往她的

鮑魚裡塞。

「啊~~唔唔...」阿欣自顧自的在享受著我弟弟,並開始前後上下的擺動

 

「舒...舒服...」阿欣說,並開始把節奏減慢了下來。

「累了嗎?」我問道,「要不要轉一轉?」

「啊~~不~~沒事...只是想享受耐一點...」阿欣回答我道。「我很

喜歡Alan哥哥在我入面...」

「好吧...你累的話,我們才轉一轉吧...」我說。

「讓我...戰到最後...一刻...」阿欣邊動邊說。「啊啊~~好舒服

~~~」

「我都好舒服...」我說

漸漸地,阿欣的動作開始慢下來了。

「呀~啊啊~~~」她叫道。

「要停一下嗎?」我問道。

她停了半分鐘說不出話來。

「我躺...躺下來,你不要停...」阿欣說,接著便慢慢的躺了在床上,

我把枕頭遞了給她,她把枕頭放了在腰下,看來,她準備好我作主動了。

再次對準,插入,運動。一想到今晚好有可能要重複這些動作好多次,我有少

少驚,畢竟,現在的我,已經不是精力過盛的年紀,打長久戰再也不是我的強

項了。

「啊啊~~深一點...」阿欣一邊感受著我的弟弟,一邊說。

「來!深!一!點!呀!」我趁自己還剛開始,有力氣,此時不對她九深一淺

,更待何時?

「啊~~啊~~啊~~啊~~啊~~」阿欣的叫床聲隨著我的動作,響遍整個

房間。

相對於騎乘位的主動,阿欣這個時候顯得任我擺布,明顯很享受我對她所作出

的每一次「一舉一動」。

「慢一點...求求你~~」阿欣說。看來我太起勁了。

「不行...」我邊插她邊說。「再勁D都有!」

如是者,我比之前更起勁。

 

「好...舒服...」阿欣開始嘴角流口水,兼有點反白眼了。

「入D! 再入D!」她要求道。

我就再盡力而為吧...

結果,我地由床上搞到落床下。

「啊~~」阿欣又是無啦啦停了下來,應該又是高潮到了。

「那...我也要射了...」我說。

「嘴巴裡!Alan哥哥...」阿欣要求道。

聽到這指令,我立即走到阿欣面前,將弟弟塞到她的口中。沒多久,就爆了在

阿欣的口中,她則貪婪的吸啜著我的每一滴。

 

「好濃...」阿欣把我的每一滴都吞了落肚。

看來,要阿欣盡興的話,我Endup會被她吸乾。

因為剛吸完無幾耐,她的舌頭又在挑逗我的小弟弟。

「喂...我...有點肚餓...」我說。

「來,這裡有Energy bar!」成功將她的注意力轉移,講真,她這樣不停地硬來

,我弟弟已經開始有點吃不消,略感赤赤痛...

她伸手拿手袋,當中找出兩條零食出來,一條給了我。

我一邊吃,一邊想:「食Energy Bar真係搞唔店,要正餐有野落肚...」

「不如我地叫定好多Room Service?」我問道。

「但這樣會好浪費時間…」阿欣扁起嘴說。

「來吧…唔食飯我唔夠力」接著,便拿起電話想叫Room Service了。

電話接通酒店前台,我一邊在找菜牌,一邊問:「我想叫Room service叫野食

...」

「先生,我地送餐服務暫停喎...」前台的阿姐說,「呢度長洲,呢個鐘數

你快點出去吃吧,或者你看看櫃桶好多時候都會有外賣紙...」

 

「哦...咁...好丫,唔該...」還好她在我比較虛弱的狀態下咁樣同

我講野,要不是剛射完要回氣...

拿著電話,還未放回機座,我已經見到阿欣好唔耐煩的在看著我。

「我地...叫我賣吧?」我問道。

「那外賣到之前我地可以做乜?」阿欣問道。

「Er...可以...等外賣?」我說。

「那我去沖個涼先...」阿欣說。

「你要吃甚麼?」我問道。

「叫薄餅那些好嗎?」阿欣說。

年輕的女生都愛吃Junk food,這個我是理解的。

「叫那些可以放耐一點,冷了也能入口的食物,我們肚餓隨時拿來吃,順便叫

埋宵夜、宵宵夜、早餐,同埋午餐的份量吧。對了,我們明天可以late check out

嗎?」阿欣問道。

請問大家,甚麼是「宵宵夜」?

「呀...我問問...」我說。

難怪她說要叫Pizza...

阿欣入了浴室,我才鬆了一口氣,在床頭找了一下外賣紙,喂頂你,真係有,

而且上面仲寫了上幾期六合彩中獎號碼...

但係就無薄餅店的。頂...

還好,電話上面有個App可以Check附近餐廳。

比我找到在長洲一間有賣薄餅等輕食的cafe。

「你好La Café,請問要甚麼?」打通後,電話內傳出了一把有點熟悉的女聲。

「你...你好呀,我想叫外賣,我在長洲的XXX酒店,有甚麼Pizza?」我問

道。

「我地呢度有3種口味的Pizza,都係9吋大的厚底批。」對方說。

 

「咁每個口味來一個吧,再來一客蒜蓉包,另外你地有仲有無卡幫尼同肉醬意

粉?有的話各來一份,麻煩都多少少汁丫。」我問道。其實我在電話上望過他

們的菜單。

「呀...仲有唔該我要一支大可樂,同賣幫我買多支一公升的大水過來可以

嗎?」香港的外賣有度好,只要你肯比錢,你叫店舖幫你買Pack煙同含笑半步

釘過來他們都OK的。

「好丫,先生,咁總數 $ 937.5,大約50分鐘內送到,請問要唔要帶定錢來找續

?」她問道。

「哦,咁我陣間兩張500蚊找數啦,唔使找啦。」我說。

「唔使找?」她問道。

「係呀,哥有錢,吹呀?」我打趣笑說。

「哈哈!吹你唔脹!咁多謝先,送多件紐約芝士蛋糕比你啦!」她說。

「咁多謝?喂我真係鍾意食紐約芝士蛋糕架喎!」我說道。

「今日賣剩的,得一件,哈哈!」她笑道。

小島嶼,連買外賣都份外有人情味。

「兩客意粉記得多汁!」我提她道。

「好的,廚房整緊啦,陣間見!」她說,接著把電話掛掉。

說時遲,那時快,阿欣沖完涼圍著浴巾走出來了,出來的時候,她的神色有點

凝重。

「欣,甚麼事?」我問道。

「Alan哥哥...陣間我們...玩掛鼓好嗎?」阿欣問道。

隨即,將圍在身上的浴巾打開,赤條條地擺出誘人的姿態...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