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涌食記】-第二章:掛住講

男士通信

男士專屬

Something Wong

【魚涌食記】-第二章:掛住講

【魚涌食記】-第二章:掛住講

魚涌食記-第二章:掛住講

By Something Wong (我們都是喜愛閱讀的)

續上文:www.menlogic.hk/somethingwong_alan173/

 

相信好多人都會好羨慕我現在和阿欣這場在長洲酒店的困獸鬥。但其實,當中

苦況只有自己知道。

對手是阿欣的話,她那無窮無盡的性慾,就好像打機的時候Chok了無限能源秘技

一樣,即使係打Hard mode大佬,都可以慢慢屈血屈死一樣。而我這個時候,則

exac7ly像那隻被屈的大佬,精、氣、神三條血Bar慢慢被逐點逐點的扣,叫下面

條細佬比D爭扎都無用。

剛剛花言巧語的偷了一些時間點外賣,電話都未放低,阿欣就跟我說陣間要玩

掛鼓。

看著她赤條條的青春漂亮肉體,要不是在我正需要回氣休息的時候向我提出這

個要求,我想我應該想也不用想就提槍去馬。不過,剛跟她大戰了幾個回合,

現在的我正值元氣大傷之時,如不休息,我會休克。

「梗係好,陣間玩丫,我地食埋野醫一醫肚先。」我說。

「食物幾時到呀?」阿欣扁著嘴說,接著遞了杯水給我喝,幫我把水杯拿走後

便鑽到被窩裡擁著我,在親我的頸和臉。

「大...大約50分鐘左右,好快姐。」我說,心想,這樣也好,起碼連埋食

野同消化,點都有一個半小時的休息時間,讓我儲返D精氣神。

「那我們在等食物的時候,可以幹甚麼?」阿欣問道。

「休息一下好嗎?我現在...需要休息。」我說。

「那好吧,Alan哥哥,你好好休息一下...」阿欣依依不捨的說。

「那你可以放開我弟弟也讓他也休息嗎?」我問阿欣道,並溫柔地將她放在我

弟弟上面的手拿開。

「不是你自己休息一下就好了嗎?」阿欣問道。

「我跟他是一起的...」我說。

就這樣,阿欣便很無癮地包返住毛巾,坐到房間的一角,看起她的電話來了,

看來,她是在看我們今天在長洲影的相片,少女含春而笑的樣子在她面上表露

無違。

 

「如果陣間外賣到了,你在我荷包拿兩張500蚊找數吧,記住唔使佢找錢,同埋

著返件衫先。」我說。

只見阿欣向我點頭微笑,表示知道,而這個時候,我終於可以稍為休息一下,

合上眼睛不到一兩分鐘便迷迷糊糊的睡過去了。

正當我感覺到我快要進入深度睡眠的時候,我忽然間聽到身邊發出了非比尋常

的呻吟聲。

「啊啊~~唔~~不要~~」

「呀~~好硬~~Alan哥哥!」

怎麼我聽到我自己的名字?我在發夢嗎?

「啊啊~~啊~~啊~~」

是誰?

「Alan~~哥哥~~啊~~」

這個時候,我醒過來了。當你快要睡的香香的時候被嘈醒,身體會覺得極不舒

服,而且好傷。

「阿欣...甚麼事?!」我看到眼前情景後,一下子驚醒過來了。

只見阿欣坐在小沙發上一邊看著電話,另一邊則手執一條不知是甚麼東東的物

體在插自己妹妹。

「好舒服~~Alan哥哥~~」阿欣看著電話,叫道。

她難道在用部電話J我?

另外,她又甚麼時候變了一條東西出來了?!

「這是甚麼?!」我問道。

「啊啊~~」阿欣這個時候正掛住搞自己,無視我的問題。

就係,咁,我睇主佢一路搞自己,正在自得其樂。

阿欣手上那條東西到底是甚麼呢?我真係好好奇,所以我就起了身行了過去,

烏低身在查看個究竟。

 

我從她手上把那條東西拿過來,說實在一點,是拿出來,檢查下發現,那是一

條造工精緻的透明吹氣小膠棒,阿欣在它上面套了個避孕套,還塗了點潤滑液

,拿在手上很沾手,亦充滿著阿欣的鮑魚味。

到底她還帶了些甚麼東西來長洲呀?!

「比返我...」手上的吹氣棒棒被我奪去,阿欣唯有轉而用手指搞自己下面

,淫水也徐徐的在她手指縫中流了出來。

「比我...Alan哥哥...」阿欣求我說。

「但係我下面未Ready...」我說,不過,話未說完,我感到下面有種硬硬又

痛痛的感覺。

我下面弟弟又長出來了!

「阿欣,剛才你給我喝那杯水...」我戰戰兢兢地問道。

「加了...藥~~」阿欣說。

難怪戰鬥力驚人...

「但我有點赤赤痛...」我說。

「床頭~~啊~~必..理~~」阿欣說。

我看看床頭,還真的有一排止痛藥放了在水杯旁邊。

看來,做好準備的,不止我一個...

因為那赤赤痛的感覺開始令我有點不適,我唯有啪了兩粒來把那感覺止住,不

知是藥力特別快還是心理作用,那赤赤痛的感覺很快就消失掉了,剩下來的,

是我那硬幫幫的弟弟一柱擎天。

「掛鼓...Alan哥哥...」阿欣這時爬了起身,雙手圍住我的頸,擒了上

來,再將她的腳一隻一隻的圍住我的腰,我亦順勢捧著她的大腿,調好角度將

弟弟插了進她體內,得益於這個時候的阿欣真係濕過濕地公園,成個過程一氣

呵成,而阿欣亦因為個子不高,掛起上來很輕鬆。

「啊~~」插入時阿欣大叫了起來。

掛鼓這個體位,全是物理力學,因為支點力點鐘擺力學再加上地心吸力的關係

,只要拿好我們兩個的身體重心,是一個能插到最盡的體位,亦不需用太多力

,也能讓女方慾仙慾死。

 

「動...動起來...」阿欣用哀求的語氣道。

就這樣,她掛了在我身上,我將她帶到房間的每一角「動起來」。

「啊啊~~啊~~快...快點...」阿欣要求道,而我亦不客氣地真的加

快了腰部的擺動,她的胸部壓著我,我能感覺到她的乳頭也硬了起來,而這種

令人窒息的肉體摩擦,助長了我的興奮度,也加快了我擺動的速度。就上面所

說,只要拿準身體的重心,不用插的太大力,效果都會令人驚訝,所以我對付

眼前這個小淫娃,是以速度取勝,省回力度。

「不要~~離開我~~啊~~」阿欣在我耳邊說。

「我以後...都是你的」她又說,聽到這些說話,我的表現更勇猛。

「啊~~呀呀~~要來了!」我剛從床邊搞到去房門口,阿欣就這樣叫道,看

來,掛鼓這一招,對她完全湊效,難怪她點名要求玩這個。

這個時候,卻好像有人敲門。

「不要停!啊~~來了!來了!」阿欣叫道。

這個情況,我當然不會停。

「Alan哥哥~~~我愛你~~~」阿欣又叫道。這時,因為阿欣叫得太大聲,

我隱若真係聽到有人敲門。

「來了!來了!」阿欣緊抱著我,叫道,「高...潮...」

我出盡我的奶力,將摩打谷到最高轉數,務求將阿欣搞到欲仙欲死,而我自己

呢,可能因為吃了藥的關係,還未到頂。

「啊啊~~」阿欣用力地咬我的肩膀,我忍著,把力量都集中到下身。

「夠...夠了...」阿欣整個人軟了,但仍然雙卻緊扣住我的腰,而又因

為我還在扯旗的狀態,一下子她還真的只能掛在我身上下不了來。

「得未呀?開門先啦!」門外的一把女聲在拍門。

「邊個?」我問道。

「送外賣呀!」是那把之前點外賣時熟悉的聲音。

「你...你擺在門口吧...唔該曬...」我說。

「唔得呀,你未比錢...」那把女聲說。

 

「呀係喎...喂...阿欣,下來吧...外賣到了...」我把阿欣捧著

,走到床頭在錢包拿錢出來。

「不...掛多一陣...」阿欣在我的耳邊輕輕地說,「以後我都是你的了

...」

嘩嘩...講呢D?!

事到如今,阿欣唔肯下來,我唯有拿條大毛巾把她的裸背遮蓋著,想迅速比錢

就算。

「拿...唔該曬...」我打開了門縫,將兩張大牛遞出去。

「嘩喂...不如我幫你拿進來吧,你掛住個人起身...點拿咁多食物?」

她探頭進來,看來看房間內環境,說。

「你...不介意的話...唔該曬...」我把門打開了,她輕快的連人帶

食物閃了進來。

「我把食物放在桌子上啦...」她說,「不過那裡濕濕地,你陣間抹一抹才

好打開食物...」她望著我,說。

在我眼前的這個送外賣的女生,倒出乎意料地是個廿多歲的美人,眼大大,鼻

高高,身材瘦之餘還滿正斗的,正宗瘦底大波。只是,她的樣子漂亮得來有點

怪,簡單的說,她看喜來「整很多」。

「你是Alan嗎?」她說。

「你剛才在門外聽到我的名字了?」我問道,身上還掛住阿欣。

「不是的...你看來認不得我了...」她說。

「你是...你的聲音好熟悉,但我...我們好像未見過...」我說。

「我係Stella呀,你當然認不出來了,我現在的樣子都不同了啦!」她說。

「Stella...」這個名字一說,甚麼都一次過湧上心頭了。

假如大家已經唔記得邊個係Stella,我之前寫過,她是我第一次約會的女仔,比

我大兩歲,住在我家附近,膽粗粗在餐廳撩她說話認識的。

假如大家到還未記得她是誰,可以到以下Link溫習返:

http://www.menlogic.hk/somethingwong_alan170/

 

眼前的這個Stella,看上去才廿多歲,無理由係大我兩年的那個Stella。

看見我面露驚訝的神情,Stella對著我笑了一笑,說了四個很有道理的字:

「醫學美容。」

「她是你女朋友嗎?」Stella指了一指我身上的阿欣。

「這個...一言難盡...」我摸了摸頭說,「其實我最近好像失戀了。」

「嘩...你看,還撒滿了玫瑰花瓣那麼浪漫呢,怎會像失戀?」她問道,的

而且確,我們房間現在的情況,比較像新婚,或者偷情。

「Alan哥哥,她是誰?」阿欣問道。

「她是...我第一個女朋友...」我說。

「咁後生?!」的而且確,容貌上,Stella看上去年齡和阿欣沒相差多少。

「都話係醫學美容喇!」Stella說。

就這樣,我們三個人,四隻腳站在房間內,顯得非常尷尬,完全不是重遇舊女

友的好時機。

「呀...對了,唔阻你地,你地幾時走?走之前過來我Café飲杯茶食件Cake

先丫,咁耐無見...」Stella說。

「好呀...你間店在...」我問道,順便將錢交了給她。

「好近之嘛,陣間Add你 Whatsapp比個地址你丫,你電話我有。」對了,落單

的時候留了電話給她,而且我個電話號碼咁多年無變,我和她約會的那個年代

,還真的大家都能記住大家的電話號碼。說時遲,那時快,她已Add了我。

「好...明天見,中午後吧。」我說。

「好啦,聽日見!」她和我揮了一揮手之後,就走掉了。

剛才一事,好像發夢一樣,這樣的相遇也實在是太古怪了吧?

「Alan哥哥...」阿欣把我喚醒,讓我回過神來。

「我可以了,麻煩你...繼續...」

「呀...還要來嗎?」我問道。

 

「你現在還插住了我呢...」她說。

那倒是,就是這樣,我們繼續這個回合,我把阿欣架了在桌子上,猛地推進,

差點把食物都掃跌了在地上。

那個夜晚,我和阿欣真的只做了三件事:做愛,吃飯,休息。

阿欣還真的是言出必行,直至她也開始做到叫痛和有少少腫起來為止,那個時

候,我亦再也射不出甚麼出來,她則一直把我所有射出來的都吸乾了。

「啊...你今次還真的將我玩壞了...」阿欣第二天氣若游絲的說。

「我不玩,你這個人也很壞...」我說,接著吻了阿欣數十遍。

「等下要去找你那個前女友嗎?」阿欣用她那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問我說。

「你會介意嗎?」我帶著笑容問道。

「不介意,再者,她那裡的食物很好吃。」阿欣說。

「那...」難得阿欣那麼Open。

我看著Stella Whatsapp我地址的那個message在發呆。

她在最後給我打了個心心emoji...

 

(待續)

 

------------

作者Facebook專頁,喜歡入去Like一Like:

https://www.facebook.com/somethingwong

 

About Author

BG
前飲食記者,自由撰稿人,餐廳公關。 不資深飲家,現對酒精有種「渴」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