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冬烈火 Winter on Fire 人民是如何由反政府發展到追求自由

男士通信

Lets talk about men.

Article

凜冬烈火 Winter on Fire 人民是如何由反政府發展到追求自由

凜冬烈火 Winter on Fire 人民是如何由反政府發展到追求自由

在這個時候才重提早期區區放映的 凜冬烈火( Winter on Fire )似乎有點過時?非也,最少在神獸獅鳥現身的時候,這部講述烏克蘭人抗爭的紀錄絕對有重看一次的價值。當然世上絕無一本看到老的通書,就正如某國自稱「進步、無私與團結」的模式亦不應用於本港,至於又應如何從烏克蘭模式中學習,大家不妨涼著冷氣,一同思考。

聲明:本文只為學術討論及研討,絕無任何鼓吹暴力或類比之意圖,敬請留意。
文章全部相片均由本地攝影師 Dicky Ma(dicky-manana.com)拍攝並獲授權予《男士通信》使用,其他網站請勿轉載。

凜冬烈火 Winter on Fire
人民是如何由反政府發展到追求自由

Winter on Fire 可在 Netflix 上觀看
Winter on Fire 可在 Netflix 上觀看

警黑合作

令到獨立廣場上示威情況進一步惡化的,除了是濫用暴力的烏克蘭警察之外,更有賴於一群名為Tituschki的親政府暴力團體,他們不需要淺藍色T恤就可以於警察面前為所欲為而毫無後果。多數為罪犯出身的他們對於烏克蘭的未來並沒有概念與想法,著眼點就只有眼前的蠅頭小利,與其用道理勸說他們停手,倒不如留一口氣往後跑保命吧。

但烏克蘭抗爭中警黑合作最重要的一點,還是一群本來於烏克蘭受訓,承諾忠於烏克蘭的金鵰特種部隊在烏克蘭人民成功推翻政權後被清算甚至羞辱,令到他們在恐懼下投向俄羅斯,成為了俄羅斯軍隊的一員。本為政權打手的他們在靠山,前總統亞努科維奇都逃往俄羅斯的情況下,只有槍桿的他們自然難以服眾,但硬生生的把一千名精銳部隊拱手讓人絕對可惜。

若你問有沒有更好或更和平的處理方法,總是會有的。但享受著冷氣的我們,應該永遠都不能理解到戰友親人的性命在咫尺間被奪去時的悲憤與復仇的決心,所以這樣看似過火的清算行為,似乎都是無可避免的走向。全民抗爭不是夢正如足球一樣,只有十一個前鋒的球隊只會頭重腳輕;而只有後衛的球隊,就是摩連奴手下的球隊,沒進攻能力,沉悶而沒結果。有前有後才是最好,由天主東正教至佛教也好,都在五年前的烏克蘭團結一致的站在人民一方。

除了宗教界之外,退伍軍人,各地的不同人士都紛紛以自己方式前往獨立廣場支援。從自己地方親身加入,與同鄉友好建立自己防線,幫手遞送物資或宣傳,甚至只是響銨支持也好,他們都會在運動找到自己的位置,而有著退伍軍人的訓練與幫助下,烏克蘭人以簡單的物資就建立了自己的防線,而他們的創意更令他們在蒙面通過後仍然找到蒙面保護自己的道具。只不過若烏克蘭的物質更加豐裕,甚至是世界一線城市的話。除了創意之外,有包袱而未能上前的除了要在心態上包容之外,或許要在物資上出一分力,令敢出來的前線吃得飽,穿得暖。因為如何也好,讓國家的每一個人吃飽穿暖本來就是政府的責任,你所做的除了是為劣政善後,更是投資於國家的未來之上,不好嗎?


決心

92天,加起來接近200條人命與失蹤人口,多得令人麻木的血腥畫面,真槍實彈橫飛,求助無門,警察勾結暴力團體,有事時隱形,甚至親自出手攻擊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者。要對週遭環境感到絕望絕對容易至極,往東走有俄羅斯,往西走大可以逃亡至夢寐以求的歐洲,但當你有著家園的概念,就難以拍拍屁股的離開。

畢竟「身土不二」除了是佛教用語,都被韓國用作國家與國民有著共同命運的成語。或者與所在地方共存亡甚至「攬炒」,對於一群以逃難或移民為目標的人以言,的確難以代入或理解。只不過當一整代甚至三代都紮根於此的時候,與家人捨棄所在地到別國生活,來一次今生不回家的體驗,真的好嗎?感情這回事,只要肯留下了解,用心灌溉,腐泥也能長出玫瑰。而烏克蘭人為這片土地付出過的感情與努力,正是這片土地對烏克蘭人重要的最大原因。

隨著片中事件推進,目的已經由一開始反對政府違反承諾去到人類本能的追求自由。作為本能,或者烏克蘭人的經歷會令你受到啟發從而有所行動,但無論如何,記住不要忘記你心中對世界的訴求。繼續努力下去,只要步過黎明前的最黑暗,黎明終於到來,共勉之。

About Author

最愛Scarlett Johansson。

發表迴響